【IDB征文】物竞之路于我,算是什么呢?

  5  748   4  1年前回复


同学邀我写点什么,恰好我心中也有想要诉说的东西,于是,就来写一点吧。

踏上物竞这条路时候,我刚上高一。那时候听着学长的成绩,感到心驰神往,满心想着自己也要重复他们的经历,便走上了物竞之路。

还记得当时几乎什么都不知道,就跟着大家一起买了黑白砖,有时候一看就是一整节自习课,也不会觉得无趣,反倒是时不时为书上例题的精妙解法而赞叹,兴致到了就翻开白砖写上一二个小节。虽然对错参半,可我每写下一道题目的解答,都会感到一阵欣喜。慢慢地,黑白二本都差不多做了一半,我决定如贴吧大神所言一般,入手两本程书,竞赛的道路也就自此踏上了正轨。

年少的我,掂着两本程书,感受着这两本书的重量,心生感叹,或许也掺杂着对这厚厚两本书的几分畏惧。很快我翻开了力学篇,看着与黑砖上仿佛完全不一样的运动学,看着程老爷子推导出一个又一个式子、解开一个又一个题目,我陶醉其中不能自拔。那时候也没有人引领我们,我就看完一个章节,画出各处结论,再翻到下一个章节,不断重复。不再认真地完成知识点后面的练习,更没有在意每一章的例题与习题。只是觉得,这太美好了,想要再看一些新的知识。渐渐地,我又推开了普物的大门,看着一个个简洁的式子堆砌其物理学的大厦,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述的美。不学竞赛的人说,十九世纪的物理学家们,怎么会自负到以为物理学已经臻于极致呢。但我觉得,如果一个人真的看着这些式子精巧地组成了一个个浑然天成的物理理论,也会赞同基尔霍夫的话“物理学已经无所作为,往后无非是在已知规律的小数点后加上几个数字而已”。毕竟这一切,就如十二平均律一般仿佛天成。

后来到了暑假,因为仰慕蔡神的风采,就报了学而思的夏令营(对那时候还叫学而思呢),结果去了之后基本上是全程被虐,唯一的惊喜就是我居然学会了四维矢量,不过也感到物理竞赛好像也不是那么可怕。那时候的我,在班里第一个会使用虚功原理,第一个了解回路电流法,第一个会列几个微分方程来解动力学题目……也是不禁沾沾自喜起来,而丝毫没有意识到没有系统做题目带来的影响。反倒是天真而自负地以为,这些物理学定律我都掌握了,只要往题目上套就可以了。

很快就到了32届的复赛,我本以为应该至少能拿到一个省二等奖,然而到最后也不过是省三惨淡收场。卷子上的题目,或是不知道从何下手,或是不知道如何用一个比较简便的方法去处理它。总之,非常糟糕,原来我远不像我以为的那样。我才真正明白,学会跟学会也是有很多不一样的。

那届竞赛,我班有一位拿到了省一的大神,理论分数是我的两倍有余,而当时课内成绩也不是很好,一直在六七十名徘徊,于是很自然地,就有很多人劝我还是退竞报平安,其中不乏亲近之人。那时的我大概也是想过放弃的吧。但是最后,我还是没有舍得已经付出的心血,没有舍得背弃物理这方美好的世界。

高二上的那半个学期,我大概也算是吸取了教训,开始刷题了,先写了两本程书(其实很多练习和习题是水过去的,还是有些浪),又认认真真从头到尾写了舒力的章后习题。而同时,身边人们已经开始刷起了难集题选。刚开始的时候,真的是很难受,想要去看更多的书,但又要逼迫自己完成这些自己习题。我时常想,我不能跪我下次理论要考到一百二我要完成这些题目我还要接着学物理……有时候真是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很快,这一个学期就过去了,在同学的邀请下,我又参加了蔡神的冬令营(嗯这时候叫质心了)。这一次倒是感觉收获颇多,不仅学到了很多新的知识与方法,而且弥补了这半年来的许多疏漏。然而这时候也了解到了许多大神难集题选已经刷完了一本,同时我班那位大神还在营里进了前二十……我争强好胜的心又躁动了起来。

返校之后,自然地,我也上手了难集(严格按蔡神的分级表刷了12两档的题目),但感觉自己水平好像还是不太够,恰逢国培再版,就以更为严肃的态度刷了一遍国培,停课也差不多是在这个时候。刷完国培,感觉到暑假外出培训前还有些时间,但也不够再做一本书,就借了一本题选,粗略地刷了一遍,感觉没有什么特别的收获,但毕竟也是保持一下手感。

放暑假后,觉得实验挺方,就翘了几天课在家猛看质心的实验视频,也不知道学到了啥反正就看得挺开心的。然后就去参加科大的实验培训,感觉仿佛是在那玩了几天就回来了。回来之后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恰好想起妖神发过的贴子,就上网找了几张泛珠综合试的卷子来做,做完之后真是感觉长了好多好多好多见识(暑假时候培尖卷子上有不少是泛珠原题)。差不多也就是隔了六天,做了六张卷子,又启程去天津听聚美的课,这回的感受就是被四张卷子虐爆了四次……

回来之后,就是做了做往年的复决赛卷子(恕我直言,质心版的排版真的不怎么样),又看了看做过的国培题目,就要到复赛了。这个时候的我,还是很茫然的吧……不知道自己这次能考成什么样,也不知道考过试以后要怎么办……仿佛是人生将要换面一样。

不过考复赛的那几天心态还是挺放松的,前一天晚上跟小伙伴到科大走了一圈(走到西门不让进我们还绕到了北门),第二天早上起来还有心情吃了个鸡蛋……然后考过试就不淡定了。看过答案后发现自己答案对的只有差不多七十,凑上过程分大概也就是八十多,自觉不过是勉强省一。而且有几处完全是我手贱丢分(比如第五题第一问带小量……),很是心塞,只好下决心拼一年高三跟高考干正面。

然而等成绩出来之后,老师跟我说还算不错,于是又被赶去准备实验。然而毕竟心思已经不在,也只是草草做了一个星期就去考了实验。然后果不其然得就炸了,光学实验分光计半透半反镜在底座上不稳我硬是到三十多分钟时候才意识到,电学实验误差分析几乎是完全没写对的节奏,最后31分潦草收场。

返校之后自觉回到高考序列,这时候真心觉得,跟高考比起来,竞赛有意思多了。至少,竞赛可以带给我们美的享受。

不过前几日又得知我压线进了省队,我还是挺高兴的,虽然于我是觉得几经波澜。

那么又要回到一开始的问题了,竞赛之路对于我来说算什么呢?

刚开始的时候,我大概还不知道。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我说那是引我向美好物理世界的道路。

考过第一场复赛以后,我说那是证明我自己的道路。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觉得这仿佛是“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的道路。

而现在,我好像又回到了一开始,这是一条引我向那远方的道路。

前几日,还在成绩出来以前,有人问我,我要是最后还是没有拿到省一,这两年岂不是可惜了。我回答他说,这两年间失掉的东西,我还有希望再补回来,而我得到的可是足以我珍重许多年呢。

学长跟我们说,竞赛可以由功利开始,但一定是随着热爱结束的。我觉得,我的确是感受到了我心中的那份热爱。

还希望将来的物竞党们可以获得不负努力的成绩,也希望过往的物竞党们不辜负曾经的心血与热爱。

一位学校有教练有战友但好像几乎一直没有跟大家同步的不知道算不算半自学党的人如是说道。

明白了一件事情,叫做分段要打两个回车。

赞赞赞,恭喜进入省队! 走吧,向你美好物理世界的道路~


 
  • 赞!!!
  • 顺便膜。。。

 

话说那不是开尔文勋爵说的话么?


...0.0

话说那不是开尔文勋爵说的话么?


 

赞赞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