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B征文】非典型竞赛生的物竞路

  13  1034   11  1年前回复
not only this user 
edited 2年前   2年前


    本就该写点东西的。已经欠下语文老师至少四个月的周记,不落点文字纸上,怕是连拼音都能忘了个干净,更别提别的文化课内容了。正巧打开公众号,看到质心论坛征文送T恤,热情陡增,物竞退役之时骗一件T恤,好比复赛用骗分大法骗他一个省一,倒真真是极好的。
    但是打开文档面对着白花花的屏幕,又一下子不知道从哪写起,脑子也一片刷白。四个月无数感慨,纷乱复杂,表现出极度的无规则性,但到了如今要立足于宏观做一番综述时,又表现出“一片空白”的统计规律。
    省是弱省,市是弱省中的弱市(去年省里50个省一全市只有一人)学校竞赛刚刚起步,老师热心但无奈也年轻,经验比较少。高一的时候是有竞赛班的,刚入学的时候还在学校范围内进行了选拔,大致是出一张卷子,具体题目大多记不清了,只记得这样一道:“在等边三角形三个顶点上,分别有质量为m,m,2m的三个质点,求质心位置。”恍惚间记得当时连加速度是个什么都没学明白的我算了一通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也不知道怎么就算出来了正确答案,最后竟然一算总分还水了个前几名,从此欣然入坑。
    所谓物竞队的日子大概就是每周二晚自习四十分钟,老师讲一点课外的东西。难度比较浅,队里也抓得松,布置的卷子没人会去做。逢老师因事取消竞赛课,我辈就一片欢欣鼓舞——没占晚自习,有时间写作业了。其时一面学着物竞,一面还水着数学和生物,此两队松散状态同物理大抵相仿。浑浑噩噩地上了高二,平衡和牛二还没有讲完。
    假期去了一趟北京,两天时间系统了解了竞赛的赛程、考纲和优惠政策。讲真我文化课成绩还不错,裸分清北比较稳。但听说竞赛的自招和保送政策之后不免心动,尤其是我向来喜欢稳妥一点,竞赛相当于上清北的一道双保险。于是买来数理两科竞赛书,大概是新概念物理读本(注意是读本)、小绿皮、程书和高妙,以及数竞的教程、小丛书、奥经之类。后来证明数竞买的书几乎全白买了,这是后话。
    没错,就是这么功利。学竞赛的初衷,就是清北。看到这,是不是觉得我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是一股物竞圈的泥石流了?
    好歹是真•入了坑,教材啥的比较正,但是悲剧的是,路子走错了。高二开学,由于文化课没啥难度,每天晚上班主任批准我做完作业可以去一间小屋(后来被辟为竞赛辅导室)学竞赛。可惜呀可惜,一上手竟然刷了新概念物理教程。说来可能不信,这本被质心上定位为“当小说看”的教材,竟然被我精刷了将近一个学期,第二本电磁学前几章的渣题几乎是道道不落地做,现在看来真是挺可笑。当时自己还沾沾自喜,学一点叉乘、学一点毕萨定律(后来才知道只是从毕萨定律推出来的一个结论)就了不得,感觉自己高出周围学高考的同学好多,用导数解一道磁场里粒子轨迹就一阵狂喜(因为其时班里还没学选修2-2)。如今想起,真是夜郎自大,幼稚得很。
   高二寒假,去了某培训机构的一个假期班,年前在省城郊区呆了六天。照惯例,两天力学两天电磁两天热光近,结果除了头两天邹勇老师讲的一部分和崔宏滨教授讲的几个段子之外,啥也没听懂,结结实实玩了四五天CF手游,还常常迟到,引得旁人侧目。当时觉得自己纯属咸鱼一条,身边大佬无数,然而无动于衷,依旧觉得复赛还有半年,时间还长得很。一次辅导加上来回的交通食宿,三千块有余。家里算不上中产,花着父母辛苦挣的钱浪费时间,当时竟丝毫不以为耻。
    过年回来开学,掐指一算,时间好像孔乙己的茴香豆:多乎哉?不多矣!这才开始炸毛,想起厚如砖头的程书,拿出来开始一点点啃。当时看来程书就是竞赛书里面的难度max,后来才知道还有难集这样的神砖。一开始是恭恭敬敬刷程书的,一个抛体运动仿佛是刷了一个周,而当时到复赛似乎也没有三十个周了。一章抛体记了满满的四五页笔记,恨不得要把射程射高之类的公式通通背下来。等到真正学明白了才发现,这种东西,“算一算就出来了”,完全用不着做笔记,更不需要背。可惜明白过来这个道理,很久以后了。
    学校有个小伙跟我一起攻关物理竞赛,我们两个就这么半懂不懂地啃着程力。从没有进行过系统的竞赛训练,家乡这里客观地说,竞赛推行得奇差,十一年受的教育尤其是理科部分大多以机械重复为主,物竞所用的方法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们从一脸懵逼到半知半解再到最后也照葫芦画瓢地用,不知道经过了多长时间,费了多少功夫。到了相对运动部分学到转动系,更是懵逼指数max。记得程书上有道习题2-36,吧里给的程书分级表给出的难度是2,就是圆锥固定顶点在地面上纯滚的一道题,当时想了将近半个月没想明白。(标号为2的难度对当时的我来说简直就是不可逾越的险峰)后来大概暑假的时候,忽然想起前面有一道“未解之题”就随手翻出来,三分钟算出答案,也没有成功的惊喜,反而忍不住苦笑。第二章比方说那些“取质心为转动基点不引起附加张力”之类的题,现在看来显而易见,当时由于刷运动学的时候没有力学基础,确实是想破了脑袋也不明白。习题最后一道难度为3,解释是“数学要求太高”,当初不知天高地厚,脑子一抽试了试梅涅劳斯定理居然秒杀之,开心了一个月。
     第三章动力学解方程仿佛解死人,还记得有个例题要不就是练习第五道,是一个三角形块和两个楔形块,方程简单得弱智,解方程就boomshakalaka原地爆炸(至少当时是这么以为的),从此在心里留下阴影。现在回想,若是当初好好练练解方程,这坑爹的33届可能还会考得更好。然后是动量(密瑟尔斯基方程落雨珠的题死活不会积分然而复赛真的考了变质量问题我就呵呵)、能量、角动量、振动和波动,一路看过来,不知道摔了多少跤,有的时候遇到硬骨头,心里一松懈,想算了吧,等二刷程书。最后的结果却是直到复赛也没有迎来二刷的那一天。拖延症,实在是心中的大敌。
    开始刷程书大概是三月,程力做完,已经是七月份了。加班加点啃程电,第一章看得我几乎要跳楼。导体部分从看《物理学教程》的时候就有些一知半解,直到程电彻底懵逼。还是理解能力、物理素养不够吧,当时看静电用了十天左右,十天里不知道是怎样地煎熬啊,多少次真的想去**的电磁老子不干了!可惜啊终究是放不下。走到现在,当真感谢当初没放弃的自己。虽然说“33届的电磁学白看了”,但正如俏哥考前说的,物竞给人最大的影响不是知识,而是对能力和性格的塑造。也似乎正是从那时起,觉得心里有些放不下物竞了。
    当时班主任心里不太放心我的文化课,为搞物竞当初已经停课有一个月了。当时她问我:当真想学物理?有意思?长大了蹲实验室,就跟那些糟老头子似的? 
    我这么说:物理对我没有特殊吸引力,但物理竞赛这件事是真有意思。
    挑战自我,另辟蹊径,应试教育体制下遇见物竞这股清流,该是我的幸运吧。给脑子透透气,别在高考这个小圈子里给憋死了。 
    于是暑假开始了。赶忙看完稳恒电流,启程去省物理学会听讲座。12天的讲座,延续了之前的惯例:力学勉强听懂,电学磕磕绊绊,热光近一脸懵逼。谁让咱还没学到呢。实验更是如此,电路理论学了个夹生,电磁震荡、交流电更是纯懵逼,分光计、双棱镜那就完全是理论一窍不通的状态了。心里不免有些丧气,实验也就听个半吊子水平。就是这实验,日后给了我闷头一击。
    12天培训结束,回家继续啃程电。当时真的是兵法上所谓“绝地”了,距复赛不到两个月,大纲眼看无望学完。每天一个人在家吃饭睡觉啃西瓜,三伏天一个人闷在家里靠励志歌曲打气,每每绝望的时候咬咬牙,看看程老爷子给的解法,有些题解写的真是漂亮!
     漂亮,这两个字支持着我到了最后。常听北京一位老师的指导,此人是位性情中人,警句是:“数学是大自然的语言,物理是用这种语言写的一首诗。”好几次见他推过三四页式子之后,记号笔在纸上落下一个简洁的数字,然后他从投影仪的荧光里抬起头来,在纸上用力点一个点,白纸的角上写一个页码,然后啧一声嘴,微笑着看着我们,扣上笔盖,满足而入神地,目光越过我们望着远处,喃喃着:
     “真美啊。”
     我常常想,能让一个中年男人像个孩子似的发出赞叹的东西,一定是真的很美。于是我也渐渐不自量力地,用心把握题目的内核,感受出题者的思路,更多的是物理本身大自然的美妙规律,然后,嘴里没有作声,心里早就说了无数遍:
    真美啊。
    做完程电,距复赛不到一个月了。翻出前面那位老师的专题提纲,开始刷相对论和原子物理,做了两个周,高妙和小绿本上的题大体做了个透,稍微有了些谱。考前一个周请假回家,周一早上开始看热学,以气体为主,花了一天半。中间有半天做了一套复赛题,记得是21届。当初的题还简单,自己的思路没啥问题却就是不得分,这才想起骗分大法,一点点校正自己的步骤,看怎么写能保证拿分。又用了两天,看完了质心几何和波动光学所有的视频,看到脑子分分钟原地爆炸。周四晚上登上去省城的火车。第二天在宾馆做了32届题,发现自己够了去年实验线欣喜不已。
     那天晚上,毫无疑问地失眠了。我的进度太赶了,这么快餐式的学习,效果怎么保证?武大出的题,从预赛看难度一定会上天,自己能做几道?理智越是告诉自己要平静,心神就越是激荡。脑子里一团乱絮似的,后半夜勉强睡着。
     然后是尽人皆知的33届复赛,结结实实地算了三个点。完整做了两道题,自我感觉一般,听到路上人尽是“做出两道”,一刹那就心如死灰。下午回宾馆看了一下午贴吧,有自称是本省大佬,80分勉强进实验之语,更是万念俱灰了。打了一晚上王者荣耀,对实验完全没指望了。
     次日上午心有不甘,摸出实验指导书看了两眼数据处理和基本测量(后来证实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中午出理论成绩,老师发来短信说理论考了七十分,顿时有一种绝处逢生的兴奋吧。70分在省里排第二十名,省一基本可以保证了。和省队线差了六分,自己本来平静下来的小心思又开始躁动。中午开始拼死拼活看了一天实验,第二天入考场,终究是无力回天。总成绩92,省34名,和省队线差八分。
     差就差吧,我这么想。能水省一就比较开心了。自己水平怎样自己不清楚么?
     心里是不甘的。但是已经结束了。想拿渣校起步晚给自己做借口,想了想,算了吧。要是拿打游戏的时间再看一眼实验,要是早点开始做程书,要是勤解一解方程,说不定就……呢?
      但是没那么多说不定啊。每一个同目标近在咫尺的loser,挂在嘴边的都是“要是……说不定就……”。
     滚神和硕天神,这两位巨超我没亲眼见过,只在群里有过一句话的缘分,见过你们的背影,哦对了,在照片上曾得以一睹尊容。若是你们能看见我说的话,想说,加油。别失去信心,别颓废。爱过物竞,将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希望度尽33届的劫波,还能一本朗道泯恩仇。   
     又想起物竞路上认识的那些人。或许就是一句话一道题的缘分,算不上认识,但仿佛天南海北的,都是由物竞这一条无形的纽带联系起来。从群里随便点开和谁的对话框,开口闭口就随便力电热光近,本来因为物竞而孤独,却又因为物竞有了伙伴。安徽小范,天津橘子,还有本省么神(自称辣鸡)、233333,一言不合就开车的老司机们。9月20号省城一别,怎么能有缘再见!
     写到这,有点悲情。忽然发现自己连“退役”的资格都没有。巨神们考的是PHO,带Olypiad的,可以称奥赛,自然叫做退役。我们这些辣鸡,说破大天只有物理“竞赛”,都没有退役的资格。
     么神说,没有关系,还可以做UPHO嘛。也算PHO啊。
     我笑笑,想,还不退坑吗?
     那么多美妙的,曾经谙熟的自然语言,就要说再见了吗?我曾经能和这个省甚至这个国家最优秀的年轻人一道探寻这个奇幻世界最本质的规律,就这么放弃吗?学得十八般武艺,当真从此就荒废吗?!
     如果现在你再度问我,长大会做物理吗,我会说,物竞是我的爱,我也同样地爱物理这门科学。
     不为别的。就为自诩为万物之灵长的我们,对这个世界知道得太少了。
     别忘了感谢一下该感谢的那些人。感谢爸妈省吃俭用却对我的外出集训全力支持。感谢班主任理解和校领导提供的鼓励和帮助,感谢辅导老师的陪伴,感谢群里的大牛巨超们耐心帮助这个辣鸡。感谢蔡神、俏哥、子小月月鸟、唐鹏和质心其他老师们。你们做了伟大的事。毕竟,无偿提供了我们本无法接触到的资源,让我这样的学生有机会看看不一样的东西。
     回家的列车已经没有座位了。蜷缩在动车过道里敲这五千字。耳机里单曲循环《山丘》。物竞之路,就这么结束了吧。在一节匀速行驶的车厢里,没有两个人相向射击,也没有伽利略往里面放“往四处飞的蝴蝶”。
      时不我与的哀愁。向命运的左右,不自量力地还手。
      从此各自远扬。天冷了,家乡的秋,该是很好的。  
      只是在往后长夜里,总会有些隽永的记忆浮上心头,台灯下捏着笔的手不自觉地僵住,跌进回忆深渊的我们喃喃着:
      真美啊。

      列车上旁人惊异的目光里,泪水竟沾湿衣襟了。

 

膜一波楼主


 

文笔很赞哦!


 

真美啊,楼主的文笔!


 

裸分清北无压力,膜


 

无压力可不是我说的【手动滑稽 反弹膜

裸分清北无


 

裸分清北无压力这种事情是一定要膜的


 

裸粉清北无压力,膜 文笔辣么美(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膜清北无伤,。太神了,。


 

山东大神,今年高考逆天了么。高二物竞党路过~~~~


 

什么奖啊 物竞?


 

膜拜,裸粉清北无压力,


 

膜拜,裸分清华北大,大神你厉害!


 

膜拜,裸分清华北大,大神你厉害!


 

33届山东省一 34名

什么奖啊 物竞?


 

还好吧 去了元培 34届加油啊

山东大神,今年高考逆天了么。高二物竞党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