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划水讲个陈年故事

物理
摸鱼划水讲个陈年故事

用户头像
~~ 更新于2022-11-1 14:16:35

浅浅记录一下一些陈年往事

我在一个四线小城市,一个主文科的高中,高一开始学竞赛,高二开始停课了半年专学物理竞赛,当时停课冲竞赛的总共有五六个人。这差不多是我的高中第一次尝试冲一冲竞赛自主招生,压力很大,无论是学生的还是班主任的,班主任在顶住领导的压力允许我们停课。

还记得当时老师拿自己一千多私房钱去买蔡子星的录播课给我们放(然后我们在b站上找到了一模一样免费的资源,最后选择的不告诉他hhh)。集训听课培训加上实验个人差不多花了两万多(记得一次集训就七千),要是现在让我花这个钱还真舍不得了doge。

搞竞赛是锦上添花,不是雪中送炭,因为竞赛多少耽误一点高考。可能是个人能力不足,竞赛这东西需要天赋,高中的竞赛并没有对我的高考起到质的改变。但是自高中毕业后,再也没有那么纯粹的喜欢万物之理的思想了。那时搞物理竞赛,是真的喜欢那些公式,喜欢世界万物的规律,会兴奋地激动地热血沸腾。现在脑子里很杂乱,装了很多游戏,很多奇怪的规章制度,很多或远或近的人际关系。说实话作为一个二次元,梦想这个词的期待还是很高的,但是现在有点变成那种糟糕麻木的大人了。

还记得去合肥学习物理竞赛集训时,老师一笔一划在黑板上写“大美在物理”,“全信书,等于无书”,真真实实感受到世界万物的规律的美。树叶动了,它是可以算出来的,按照公式可以再复杂也解出来的动,当时这种万物都可以演算的感觉深深的吸引着我。那一份激动的热爱是真实的。

当时喜欢着一起准备竞赛某个男孩子,也一起下雨打过伞,看过夕阳,一起做实验。还记得有次竞赛课坐在一起,听到他说话会脸红,所以为了好好听课,起身拿着书换到远远的地方坐(魔羯座的某种天赋,心事藏了两年,毕业前买了本《爱因斯坦文集》送给他。高考完就连夜去考自主招生,毕业典礼当然也没有见面,就这样就这样,也许很多人会和我一样,打死也说出什么喜欢,而现在早已不合适说了)。

大学,发现大学物理还没有高中物理竞赛难,甚至高中为了求多元一次方程解,自学了线性代数,线代也不用怎么学了,高数好像也没怎么用心学,有很多都是物理竞赛的知识。大一最难的三科不用怎么学就能考满,几乎都是吃高中竞赛老本。

现在在读研,每天上的课,都像高中集训,几百块钱一小时去听的课一样,但是那种激情却没有了,会上课打盹。当时八十多岁的程稼夫老师的课,听的可认真了。现在也是八十多岁的教授每节课写几大黑板的板书,在下面听的迷迷糊糊,脑子里想的是,这期末应该不考吧,战略性放弃了吧。还有多久下课啊。去哪吃饭啊。。听院士的讲座会玩手机,科学好像变成了任务作业,而不是热爱追求。

总结来说,除却功利因素,如果还有机会离物理近一点,那就近一点吧。即使直至今日,依然觉得最浪漫的一句话是,”遥远的星光掠过太阳,将会发生1.7秒的偏转“,物理应是浪漫的。

image.png

缘起物竞
缘起物竞
收起
9
分享
共3条回复
时间正序
用户头像
soul
1月前

膜佬膜佬

4条评论
用户头像
论坛用户【3738】
1月前
  • six😮
用户头像
论坛用户【3738】 回复 论坛用户【3738】
1月前

six

用户头像
soul 回复 论坛用户【3738】
1月前

兄台这水论坛可否太明显了些zx-sunpeng2@2x

用户头像
骰子同学 回复 soul
1月前

我也水zx-sunpeng2@2x

用户头像
1月前
膜膜膜
用户头像
1月前
hhh身为摩羯座感觉打死也不说那一段好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