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柒,已至

物理
肆柒,已至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更新于2024-7-21 01:11:57

[已完结]

/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

「昨天晚上,很大的雨,一年前也是这样大的雨」

/

大雨

昏暗的教室

她瑟缩在墙边的座位里

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响

和他哼着的歌

那一道清瘦的影子在门口出现

她扯下卫衣的帽子

他们就这样两两相望    沉默

//

——出去走走

于是他们去了操场

大雨冲刷着早已沙漠化的草坪

雨很大

她的声音变得飘渺

他小心翼翼地讲着

那些历史

和他幼稚极端的想法

他怕她不感兴趣

但她确实常常是一副乐于倾听的样子

他不知道她是否听见

也不知道她是否在听

/

她听见他的歌声

在雨中

像一台老旧出错的机器

/

今年的运动会一如既往地无聊

她借着"小记者"的名义举着相机在偏僻的角落发呆

直到熟悉的声音响起

——我来找你玩

他们一起闲逛

一起拍着照

在学校晃来晃去

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自由与快乐

/

带吉他的同学弹了起来

其他人围着唱歌

好电视剧的画面..

——你看,青年应该是他们那样的吧

——.....

——我老了

——我们都是很无聊的人

/

无聊的晚自习

他顺着窗台递过来一张纸条

——聊聊天吧

此后的许多许多个夜晚

他们都这样

交流着青春期不成熟的矫情

/

——喔,桌上还有一张纸没收掉

——嗯.我看看..啊...是小s坐你的座位

——哈哈,这算不算助力小s作弊

——说罢,你们什么关系

——怎么,你吃醋啦?说罢,是不是暗恋我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没头脑地说出这样尴尬的话来

不过他也在用调侃的语气说

那么问题不大

就当开个玩笑

——嗯,是的

她不知道这是玩笑还是事实

或者说

她不愿承认

她不敢承认

——是的,是这样的

万幸短铃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要进考场啦,good luck!

//

其实他很喜欢物理

确切地说是很喜欢研究那些微粒

尽管他的化学成绩遥遥领先

物理成绩不尽如人意

/

当时她还没有退出信竞

午休时他们溜回自己的教室

空无一人的教室里

他打开希沃

讲起了

从来没有人愿意听他讲的

物理

什么原子轨道

什么费米子玻色子

她已经忘光了

只记得那确实是很好的回忆啊

直到一年后她看到熟悉的名词出现在书上

那么熟悉

又那么陌生

//

纸条上写满了短句

每一个都没有前因,没有后果

就那么散落在本子上

那么孤独

/

他们无话不谈

座位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使他们得以时时刻刻地交流

在学校的水池边扯枯叶

在荒芜的杂草从里做数学

在体育课溜到艺术中心的钢琴房

她弹 他听

在雨天跑到升旗台上唱[牢不可破的联盟]

任由雨水浸湿衣衫

//

他也以为他们的关系是牢不可破的

但现实就像这首歌的故事一样讽刺

/

她从来都否认他们的关系

也许是因为他的怯懦

他的回避

她转向其他人

将他就那样丢下

连同往事

/

长歌当哭

歌哭且难

/

那天中午放电影

《傲慢与偏见》

是Darcy与 Elizabeth在雨中争执的片段

她最喜欢的片段

中世纪的建筑和狂躁的雨

激烈情绪的碰撞

像装在古董里的烈酒

/

其实她最喜欢的书是Wuthering heights

自由 不羁 炽热

他们都曾是呼啸式的人

/

她曾不止一次地质疑他们的情感

——也许这根本就不是喜欢

正如死是爱的一体两面

他们是彼此的映射

/

那年冬天的雪很大

操场被雪覆盖得很厚

破天荒地,数学老师舍下半小时让大家出去自由活动

//

雪地里

她的脸比往日更苍白

发丝上栖息的雪花让她显得飘渺

她戴着毛茸茸的帽子跳来

冰冷的雪球敲在我的手上

我望着她逃遁的背影

傻笑

//

「曾经有一位故人说我像风,风要走,是拦不住的」

看到两年前她写的纸条

他错愕了

原来命运早就冥冥之中写好了答案


他突然觉得自己当时很幼稚

但他不后悔

飞蛾扑向火的时候

也是极其快乐的

//

他很喜欢她伤口的结痂

指腹划过一道一道血红的印记

带来的 熟悉的触感

——不疼吗

——我想到王尔德童话的一篇

王尔德有个童话,说一个小孩爬不到树上,后来巨人抱着他爬了上去,却发现小孩的手上全是伤口,巨人问他,你不疼吗

——你知道他说了什么吗

——什么

——你自己去看嘛

//

「我明白卡尔达舍夫的背景音乐为什么是[屋旁的青草]了,因为,即使我们看向太空,听见寰宇之中的轰鸣,我们也不会忘记曾经,忘记来到这里前的一切」

「它们最终会洗去浮色,留下我们难以忘怀的美好的底色」

「“时间将抹平一切创伤,愈合一切伤口,在遥远的未来,愿其永远从这世上消失”——《追忆013》」

「当然,and others」

//

——你知道渐进自由吗

渐进自由性质有时表现为粒子的相互作用强度与相互作用的能量或动量成反比。这意味着在高能标(较大的能量或动量)下,粒子之间的相互作用会变得相对较弱。

/

「我觉得我们好像聊不到一起」

/

很早的时候

寒冷的冬天

但大家已经习惯了寒假上课

级部的所有人集中在诺大的报告厅

听竞赛老师讲着极坐标啦,偏微分啦,云云

总之对于初三的她来讲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上午是物竞,下午是数竞

一连十几天的脑力摧残...

报告厅的空调很暖和

为了不让自己犯困她早早地占了最前排的位置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

很讽刺

当时她引以为傲的数学

现在竟成了短板

其实是

曾经珍视的一切

未来都在她面前破碎

//

一直以为

那一夜夜雨中的长谈

只是他一人的对白

直到那天她突然发来消息

「看,你之前讲到的塞尔维亚」

「真的很像废墟诶,很有中世纪的浪漫」

那是一张航拍图

他从没想过她竟然真的记得

/

其实她真的很讨厌政治和历史

可是他说过的那些话,她都模模糊糊地记下

/

什么勃列日涅夫,什么远视主义

记忆里只有碎片

她还是什么都不懂

那些话就这样流过她的思想

然后离开

什么也没有留下

除了雾霭

//

「怎么会呢

当然是的

指针指向黎明」

......

「很好,我不该回的

结束了

明天太阳照常升起

公理得胜」

/

也曾一起去图书馆

写作业

读着很厚的书

看窗外大片的玻璃反射刺眼的光

手肘相靠的瞬间下意识地远离

在馆外的空地上并肩行走

害怕 故而克制地放慢脚步拉远距离

又无法控制地走近

明明是很平常的下午

却再也没有过了

/

集训时玩的generals

藏在最靠墙的座位偷偷看一眼代码

在课上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笑

写在变量名里的约定

forever

/

她退出信竞

紧接着是分班

明明一个级部只有两个班

可他们到现在都没能再分到一起

讲到那些熟悉的科学名词

她习惯性地回头

却惊觉他已不在身后

/

其实分班之后他们也用纸条传过话

但是再也不是从前那样了

谈话的内容浅薄 无聊

他们再也没有那样畅快地交流过

//

她说他们是一样的人

他何尝不这么觉得

可是他们必须相互远离

越是同类,越是相残

这是他的理智

/

她翻相册时又看到了那时的照片

分班已经过去很久了

他们也断联很久了

可是看到那些过往她仍然会有所触动

藏在作文里的暗恋

辩论时的心有灵犀

走廊上不禁意的对视

漆黑的楼梯间里悄悄握紧的手

在生日的动态下混在一群人里祝福

还有新年烟火在空中绽放那一瞬的

——希望我们永远这样快乐

//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他曾经笑她怎么这么迷信

现在他信了

/

在Cotswolds小镇

独自看着约定中的落日

只可惜突如其来的雨淹没了太阳

——其实最可惜的 是你不在身旁

//

多想念...

故意激怒她 她拍打他的手臂

独自生气时 她凑近认真地道歉

还有那个午后

临时通知放学

他们抱着书走向地铁站

冬日的暖阳洒在脸上

他伸手将她的发丝拨到耳后

随即二人都转过头

/

——你知道怎么证零点存在性定理吗

——用戴德金分割吧..我来写给你

——诶,真奇怪,他也是这么证的

——是吗,那也许我们看的是同一篇文章吧,哈哈


她怎么会不记得

那是他教她的

/

当时,她是班长

运动会入场式急需一个方案

出于责任,她随手写了一份

其实她真的觉得自己的方案是备选里最差劲的

毕竟她根本就不希望被采用

可是他仍然坚持要采纳她的方案

——那个,讨论方案的话,要不我们加一下好友吧..

那是他第一次加她

其实方案真的没什么好讨论的

//

见不到你

听不到你的声音

但我知道你永远在那里

我不再惊扰你

只为换你长长久久地留在我孤独的生命

/

yesterday

once more

那时我们很喜欢谈未来

可是明天,明天,

根本就是虚无缥缈的啊

/

实验室

她看着他娴熟地往试管里滴着从柜子里翻出来的试剂

她并不知道那是什么

但他熟稔的动作诚然让她敬佩

也许就是一点点的敬佩

才堆叠起所谓"喜欢"

//

她做实验很快 很谨慎

沿袭着老师三言两语的描述就可以做得很规范

她总是第一个走出实验室的

她的手很好看

发呆时看着她做实验是一种享受

//

那天全班在实验室做银镜反应

成功的人就可以把试管带走

她成功了 两支试管都成功了

可是他没有

于是她把另一支试管给他

坐在地铁上,他望着试管

怔怔

/

故事宣告be是在燥热的夏夜

老师看见了他写的纸条

于是分别找了他们谈话

谈话的内容不用说也知道

于是他们就这样走散了

没有冲突 甚至没有任何交流

就这样离开了

其实与其说是离开

不如说是她在躲他

总之

这个一度被以为牢不可破的关系就这样

轻易地被击溃

/

这样平淡的结局配不上他们丰富的过去

可是现实就是这样

没有激昂的情绪

没有激烈的矛盾

所谓轰轰烈烈的青春

不过是一人的灰烬

只有小说里才有一刀两段

他们在走廊上碰面时下意识的转身已经诠释了一切

就这样丝丝缕缕

缓缓消逝

生命相溶

/

向往自由的风怎么可能愿意被丝丝缕缕缠住

她要离开

真正地离开

不留余地

//

那天晚上

他最后一次拨通她的语音

——你还记得你当时说的那个童话吗

——嗯

——我知道那个孩子说了什么了

他说,这些伤口并不痛苦,它们都是爱的烙印啊


交换日记本

一起AK洛谷月赛

半夜躲在被窝里开腾讯会议下五子棋

在学校商赛买下一对戒指 小猫和小狗

走向地铁站的路上撑着伞,聆听雨水打在伞上的声音

......


他终于知道什么是千言万语,如鲠在喉

最后只有轻飘飘的一句

——祝你以后永远快乐

/

她想要忘记

但她无法忽视

只有一半的戒指

笔记本上不属于她的字迹

堆积满抽屉的纸条

电脑桌面上他敲下的代码 orz

曾经一起握过的雨伞

偷偷给老师起的代号 只有他们知道

/

也许,真正的放下,就是接受过往吧

//

让这段关系变成利刃吧

给我痛快的一刀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成为似无又有的阴影...

你总说没关系

至少我们没有真正的离别

可是小澜

如果继续与你并肩的代价是放弃这段感情

那我宁愿远走

而不愿违背爱你的本能

///

i miss u

收起
74
65
共20条回复
时间正序
用户头像
沈汝旭
19天前
好浪漫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18天前

oo虽然没什么人看但是还要解释一下

"//"是他视角,"/"是她视角

至于原因的话

下次更新会讲到线索

4条评论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18天前

又写了一点,,

现在已经没有当年的能力了

故事发生时

我的文笔达到巅峰

现在精神正常了就写不出来了,

用户头像
[学]得像畜[牲]的瓶颈期 回复 yorksangster
18天前

写得真好,颗棵就很不行,会议很美好,文笔太桀骜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回复 [学]得像畜[牲]的瓶颈期
18天前

哈哈,那这样的话颗棵很适合写一些事业类的文捏!

用户头像
[学]得像畜[牲]的瓶颈期 回复 yorksangster
18天前
嘿嘿,颗棵本来就粟事业咖哒~~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18天前

蒽?

怎么感觉只有我是在帖里编辑的jj-zhenjing

大家好像都是建楼更新的,不管了总之我又更了

6条评论
用户头像
用户头像
Teenager!!!
18天前

可能是因为能有更多的赞?(划掉)


这样读者可以看得更清楚吧(?)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回复 Teenager!!!
18天前

好罢好罢,,,

不过我这样也免除了赞数涨幅快被要求爆照的风险不是吗jj-huaji

用户头像
用户头像
Teenager!!! 回复 yorksangster
18天前

这个我是谁?

是作者或第二人格?

(不回答也可以)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回复 Teenager!!!
18天前

"我"是对应视角下的人的第一人称叙述

视角就看那个段落前的符号是几个/

不过由于这是作者亲身经历所以理解为作者也没有问题

用户头像
用户头像
Teenager!!! 回复 yorksangster
18天前

多谢回答😀






                                                                                                               




为啥论坛上总有这么多文笔炒鸡好的大佬,,,

不像我,只能天天写一些🐶都嫌弃的东西,,,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回复 Teenager!!!
18天前

没有的事(对指头)

我是因为数学太难了很痛苦

所以只能写点东西抒发一下

于是练就了高中生独有的尸体文风(不是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17天前

今天也许会多写一点罢

希望是可以在八月十四号写完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17天前
当年他教她学习物理图鉴

题目大概就是一道很普通的预赛题

但是因为在那之前他们都没有接触过竞赛,so..

IMG_20240705_152110_672.jpg

9条评论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17天前

oo没有人看

没关系反正是回忆录 弄得人尽皆知也不太好(对指头)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回复 yorksangster
17天前

被同ip的人看到了💦💦

希望不要被碎嘴同学发现(蒽应该不会👽

用户头像
海林 回复 yorksangster
17天前

强烈建议上质选!!!!!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17天前

官谷锈了,明明存放得没有问题,心碎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回复 海林
17天前

谢谢佬

不过苯人的水平一般般,不奢望能上质选,大家喜欢看就好jj-bixin

用户头像
即未用户5416 回复 yorksangster
14天前

和姐姐申请!!!必须上质选!!!😘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回复 即未用户5416
14天前

哈哈,这个帖子我都准备八月份删掉了(对指头

用户头像
海林 回复 yorksangster
10天前

不,姐姐,求求你不要删呀

您这个主体我每天都读一遍,真哒,这篇文章真的很让我有代入感,读起来这种感觉就更像是苦中作乐

真的,求求了,不要删呀jj-shangxin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回复 海林
10天前

谢谢宝宝喜欢jj-bixin

如果看得人多的话可能会保留删减版叭

因为不太想被同学认出来T^T

用户头像
一只Anfänger(攒质子版)
17天前

仿佛看到了我的过往……jj-shangxin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16天前

感觉我想讲的都差不多了(恩

可能这几天就能基本讲完

后面就改一改前面的细节

然后留一个结尾等到八月十五完稿喵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16天前

回忆是没有尽头的

越回忆,往事就越明晰

我本想把回忆全都寄存在这里

可是回忆太多了

好的,坏的

平淡的,激动的

还有一些回忆

永远不能说出口

只能同我的尸体一起

深埋六尺之下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16天前

那天的试管

IMG_20240707_094601_628.jpg

1条评论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16天前

一年过去了

试管壁上曾经锃亮的银褪去

可是思念不会褪色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15天前

那个戒指大概就是这样

然后狗狗耳朵那里是凹下去的

两个正好可以拼在一起

Screenshot_20240707-111000.png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15天前

完结了蒽,欢迎大家斧正

突然觉得没有必要留到我们初识的那一天完结了

都过去了

用户头像
小马识途
15天前

恭喜宝藏发现了我jj-nihao

1条评论
用户头像
yorksangster
15天前

哈哈,谢谢夸奖jj-bi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