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的比喻

物理
太阳的比喻

用户头像
古城先生 更新于2024-7-9 08:19:58

悬赏所有持有本书以及同系列期刊的同学(bushi)

$\Large{暑假篇完成哩}$

论坛不需要小说,论坛需要的是学习人和真正有质量的水贴,我们都会为此而努力,祝论坛越来越好,祝我们前途无量

$\Huge{作者:杭州高级中学}$  $\Huge{季天然}$

$\large{转载自《杭州高中文学 湖畔特刊 2023第01期》}$

$\tiny{所以到底在哪买下一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附知识点:科西不等式:(牢²+哟²)(大²+西²)≥(牢大+哟西)²

文明的最后,只有一个字:人,发现人,拯救人,张扬人;

写作的捷径,只有一个字:写,多读文,善学文,勤写文。

                                                                          ——严州中学冰火文学社指导老师  鲍芳飞

以下是正文:



        我要写一个很厉害的故事,或者是一篇散文,这种事情很难说清楚。毕竟灵感总是突然迸发的,毫无计划可言。但作文大赛要开始了,而我又确实想表达点什么。于是我宣布:“我最近要写点东西。具体写什么还没想好。”

        彼时周舟正在草稿纸上画椭圆:“我最近要做点数学题。”

        五点半,时间还很早,太阳圆润地浮在学校对面的高架桥上。我们坐在楼梯的拐角,校服里的人三三两两地从我们旁边擦过。

        我拍拍他,突发奇想:“你别做了,抬头。你看那个太阳像什么?”

        “像红双喜乒乓球。”周舟面不改色。

        我说我上初中以后就不会把太阳比成乒乓球了。周舟啊周舟,你这一辈子不能只沉浸在数字和算法里,人还是要有一点雨果式的浪漫情怀。那一刻我望着橙黄色的天空,那部尚未出世的伟大作品莫名地使我感到心潮澎湃。我深情地说:“那是冉冉升起的希望啊!”

        这下连匆匆路过的人都忍不住露出笑容。而周舟很无奈地说:“你拉倒吧,那明明是夕阳。”



        我们总是在晚饭后坐到楼梯上,原因是晚自习开始前的教室太过吵闹,既不适合他思考竞赛题,也不适合我思考人生。楼梯接在教学楼的外面,所以视野开阔,空气也清新。傍晚的风总会从深色的栏杆里穿过,吹到脸上,再吹乱头发,如果刘海恰好遮住半只眼睛,人就会产生一种遗世独立的感觉。

        当然也有一点缺陷,比如人多耳杂,讲太认真的话会被路人听到。我那天大声说了一句我一定要当作家,至少有四个人回头看我。我不甘示弱,用自信的眼神挨个回敬。

        周舟有一次突然很严肃地问:“你知道这个时间点走楼梯的人分为哪两种吗?”

        我说:“我们俩和其他人。”

        他故作神秘地摇头,答案是下去吃饭的人和吃完饭上来的人。我对他翻白眼。

        事实上,我们常用的分类方式是前一种。这所不上不下的高中里有形形色色的人,文科生,理科生,天天全勤的,也有人混迹夜店,有人从头到脚一身假名牌,有人把头发留成摇滚歌手同款然后被年级主任拖出去罚站。而这些人又在傍晚的楼梯上表现成三种:怀里拿着书的,鬼鬼祟祟揣着手机的,拿着球拍大喊大叫着跑来跑去的。

        但我跟周舟认真地相信,我们跟所有的这些人都不同。按金琳的话说,尽管成绩一般,但我们都是有天赋的。比如我小学二年级就能靠随便写的童话获奖,而周舟的数学成绩从不会跌下一百三十分。

        金琳是我的同桌。我们都很喜欢她,因为她心地善良且乐于助人,不想做的作业都要靠她对付过去。我把金琳的话转述给周舟,他想了想,说:“金琳也很好,她很认真。”

        认真算天赋吗?一种气氛在我们之间流动,太阳完全落下去了。晚自习铃声响起,周舟单肩背起书包,走下楼去上数竞培训课了。第二遍铃后又过了五分钟,我走回教室,再次开始思考伟大的文学。

        我决定先写一写太阳。我的脑子里满是落日、高架桥和橙色的天空,同时我知道怎样用华丽的语言描绘这个画面,写出一个让语文老师也就是我们班主任称赞的优美开头,或者一堆有关太阳文化象征的排比句--但我不想这样,我要做得很特别。金琳在我旁边小声地背书,空气被教室的窗户滤过,掺杂着人的呼吸变得昏沉。桌子的左上角堆着还没收拾的课本,数学作业应该被压在最底下。我突然想,人的表达会被应试的规则抹杀,并且在五十个人一间的教室里挤得七零八碎。

        然后我决定,在赋予太阳希望的意义之外,再添加一点对现有规则的蔑视和挑战进去。太阳可以很叛逆,把所有地上的人都烤焦。这就很深刻。



        第二天我们又靠抄金琳的作业渡过难关。金琳很真诚地劝我,还是要自己学一点,不能老抄别人的。我叹了口气,说算了,我实在是对数学不感兴趣。十几次不及格以后我已经身经百战,意识到自己的文学天赋大概是用数学上的损失换的。但不要紧,未来需要的是专项人才,作家将是人工智能永远无法代替的职业,只要我的天赋足够,哪怕数学0分也能走向成功。周舟听了很激动地赞同,说下次班主任再让他背古诗词他就这么回答。

        班会课上大家讨论了关于运动会的事情,今年的开幕式主题是成长。听说我们班主任从前从事心理健康教育工作,她用广播一样温柔的声音问大家:“成长是什么?”仿佛这不是征求意见,而是一堂小学思想品德课。大家七嘴八舌讨论了半天,追逐梦想啦提升自我啦,反正没一个是能用得上的。

        周舟说这种问题真无聊,而且哪有开幕式让人表演成长的,多难编排啊。

        我把他的反应称为理科生的傲慢,说成长是个虽然俗套但有诗意的话题,可以好好写一写的。他就在纸上给我写了一串函数,有点像三角函数又明显不是。我说谁要跟你打哑谜,他扶一下眼镜,说你不也看不懂这种诗意。

        那天坐在楼梯上的时候我跟他分享了我故事的初稿。一个盲人立志追随太阳神,但人们认为双眼失明的人看不见太阳,不能沐浴太阳神的恩泽,不愿意支持他。他一个人历经磨难,披荆斩棘,终于到达了神殿。太阳神认可了他的虔诚与天资,驱散了肤浅的信徒,告诉人们追求光明可以不止依靠眼睛。而盲人也在神的帮助下复明,看到了心心念念的太阳。

        我讲了一大通,周舟还是一副一知半解的样子。他说:“你写了一个好复杂的神话故事。”

        确实,我喜欢写想象类的东西,不知为什么,总是觉得现实主义的小说很难写。真实的生活有什么好大书特书的呢?

        “那么,”周舟用中指和无名指灵活地转笔,“他睁开眼睛发现太阳原来是一个红双喜乒乓球,这是不是就变成现实小说了。”

        我说那是魔幻现实主义。其实我也没怎么看过魔幻现实主义小说,因为不太看得懂,不过在周舟面前显摆足够了。

        周舟又开始讲一些无厘头的笑话了:“原来成长就是发现太阳是乒乓球。”



        体育委员开始四处拉人报项目,被抽到跑一千五百米的人永远露不出笑容;金琳扯着嗓子给大家排练,队形和口号换了又换……也不知道谁同意的,开幕式最终采纳了生物课代表的方案。将成长这个概念放在宏观的整个物种上,倒是挺有创意的,就是大家打扮成原始人来表演进化论的样子过于幽默。周舟又刚好被分到负责演猩猩的方阵,我观赏完他们的金刚模仿秀之后,觉得脸上画着的彩色条纹都好看了很多。

        洗把脸,换一身衣服,运动会就算正式开始。我们爬到了观众席的最后一排,那里有最开阔的视野和声音最小的拉德斯基进行曲,红色跑道和绿色草皮上的人小如虫蚁,攒动的人头和用尽全力的呐喊好像来自另一个世界。我和周舟都不是很有集体荣誉热情的人,索性一人一只耳机地听歌。他依旧有一搭没一搭地运算那些数学题,而我在稿纸上涂涂改改,创作我有关太阳的神话。我写盲人是怎样在黑暗中穿越险滩和迷雾,又是怎样用盲杖敲开神殿的大门。在故事的结尾我增加了一个画面,神殿最高处沉睡了千年的灯突然亮起,同太阳一样耀眼的光芒让整个国家的人们都为之失色。从此以后,那盏灯成为盲人的眼睛。

        这时候周舟突然对我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清,摘下耳机让他再说一遍。原来第一个项目已经开始颁奖,远处的红色领奖台上站着三个小小的荧光色人影,胸前那块并不是纯金的金牌在太阳下闪闪发亮。冠军朝全场挥了挥手,欢呼声铺天盖地。周舟说:“陈盐,你说我们什么时候也能站在领奖台上领奖啊?”

        我把最后一个字写好,盖上笔帽。

        “你说一起吗?我也想,但那太难了。诺贝尔没设置数学奖。”

        “……奥林匹克也不颁给作家。”

        两个人在十月里说冷不冷说热不热的太阳里大笑起来。

        我后来常常想起那一天,在循环到令人厌倦的拉德斯基进行曲里面,我们望着最绿的草坪和最小的人影。十六岁的浪漫主义者,毫无理由又毫不怀疑地相信自己必将前途无量。



        当日历翻到十一月,周舟已经坐上前往数学联赛集训的汽车,而我也早就把包着作文的信封庄严地放进邮筒。天气逐渐冷下来,太阳迟到早退,我一个人坐在楼梯上,在昏黄的天光里百无聊赖地给周舟发短信。毫无疑问,用的是老年机,这是这所学校里唯一能合法存在的现代化产品。

        我告诉周舟谁迟到以后又被班主任谆谆教诲,全班都听得头痛;谁和谁居然在一起了,感觉他们唯一的共同点是都很无聊;我的作文又被当成范例,明明“只是信手涂鸦”;作文大赛的复赛通知什么时候到,哎呀我知道是我心急……以及,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在PQRS和WXYZ的世界里摸索九键的规律,周舟在xyz和点线面里学习新的运算法则,共同的结果是我们发消息都很慢。不过有一点很明显,被数学填满的生活不太有趣,因为他逐渐累到没有开玩笑的热情了。

        他说他们每天上四节课,又花两个小时考试,剩下的休息时间里居然还有人在做题……

        “我真不明白怎么有人学数学还要起早贪黑,靠思维的学科哪里需要这么多次重复啊?”

        过几天说:“好吧,不愧是联赛集训,上这么快大家居然也都能听懂。”

        最后他说:“我觉得这里的人都是疯子。我们宿舍一共六个人,四个都用左手写字。”

        --“四个啊!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用左手写字的人。”

        想什么呢,左撇子就一定更聪明了?也没见每个大数学家大作家都用左手写字……我望着泛蓝的屏幕,没有把打了很久的话发出去。原因之一是我查了一下,爱因斯坦和牛顿还真的都是左撇子;原因之二,是我听说已经有高一级的学姐收到复赛通知了。

        我的老年机不好用,但它没有坏。我收得到周舟的消息,中国移动的话费充值提醒,校门口快递柜的取件码,只是收不到一条以“恭喜您已进入全国复赛”开头的短信。我明白有一些地方出了问题。我没有把那个故事给班主任看,因为我能想象出她和善的脸面露难色,斟酌良久,然后用少儿频道主持人的声音小心地告诉我:“很好啊,陈盐。就是,可能有点不知所云。”

        她越是小心地捧起,我的自尊会被越狠地摔到地上。

        两个星期以后,周舟也比完赛回来了。



        新年的时候我们一起守夜,踩准零点给对方发QQ:新年快乐!烟花在一瞬间亮的惊人,照耀所有虔诚的人的脸孔。我仍然像人生的前十六年那样闭上眼睛,大声地说:让我成为一个作家吧!

        春季的时候周舟去了另一场联赛,我也写了第二篇天马行空的故事,给另一个名字的作文大赛投稿。年年岁岁,周而复始,太阳又猛烈起来,然后再轮过夏天、秋天、冬天。班主任的声音还是像在哄小孩;金琳仍然可以背下书本的每一个字,会担忧地劝我好好学习;楼梯上的人们不停地来来往往,拿着课本、球拍或者面包;五十个人的教室里,二氧化碳让所有人的脸都发烫。而这一年的变化是,我们走进高三,书桌上的卷子越堆越高,老师夸我变得踏实;班级被重新分过,我和周舟的联系越来越少。有时在楼梯上碰见,相互笑一下,打个招呼,橙黄的太阳从高架桥里溢出,短暂地眩晕我们的眼睛。



        周舟后来真的去学了乒乓球,在高三分秒必争的岁月里,还坚持每周去练两个小时。我在背书背累了以后还出来跟他对过一局,两个人都打的奇烂无比,跑遍了整个场子去捡球。他最后笑着说:“我们怎么乒乓球都打不好啊?”

        我说算了,咱俩都是业余的。

        业余,就是比不感兴趣的人好一点,又比真正的高手差很多,如同他的数学、我的文学。这两个字概括了力有未逮的生活的一切。那个收到复赛通知的学姐,最后拿到两个大赛的一等奖。我在一张报纸的边角读到她的采访,她说:“其实我只是最普通的人。”

        我们当然是最普通的人,对于人生的暗示,总是后知后觉。高二的陈盐不会知道,她的神话荒唐又无聊,伊索寓言以后人们就看腻了这样的说教。她不会知道表达式为ρ=a(1-sinθ)的函数画出来是心形,就像自以为浪漫的周舟不会知道这种把戏已经被用了一万遍,而我曾经想和他站上的也不止有领奖台。

        我长大以后想,如果我们没有那么骄傲,如果我们可以屡战屡败,再屡败屡战,是不是也可以成为画了一千个鸡蛋的达芬奇呢?……虽然达芬奇也是左撇子。那一年的陈盐会红着脸笑,说这个心形函数明明长得更像屁股;在第三次尝试以后收到复赛通知,让“我真的会成为作家”传遍楼梯的每一个角落。而周舟会考出学校考出城市考到省队国家队世界队,在那种类似最强大脑的节目里,戴着眼镜不停地算着,像所有电视上大智若愚的数学天才。拉德斯基进行曲将穿越很多年的时空,在投向我们的无数聚光灯下响着。



        我在落日的余辉里走过去,无数的人在落日的余辉里走过去。我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高架桥下,不同的人群里独自抬起头,我的眼睛不在神殿的尖顶,而太阳正像一个乒乓球。

                                                                                                                                                                                                                                                                           

                                                                                                                                                                                                                                                                           季天然  2021-2022

收起
44
39
共10条回复
时间正序
用户头像
古城先生
2月前

第一句话不知道为什么出错了,内容如下:

原作者:杭州高级中学 季天然

6条评论
用户头像
古城先生
2月前

有没有野生的大佬帮忙看一下Latex的问题怎么解决,球球了jj-shangxin

用户头像
古城先生 回复 古城先生
2月前

@离谱帮忙看看?

用户头像
离谱#缅怀《开局地摊买大力》…… 回复 古城先生
2月前

中间有空格的话我建议你用2次latex,中间用空格隔开

用户头像
开心的小蛋2 回复 离谱#缅怀《开局地摊买大力》……
2月前
还有一种方法:\texttt{ }(里面是一个空格)
用户头像
古城先生 回复 离谱#缅怀《开局地摊买大力》……
2月前

蟹蟹佬,解决力(喜)

用户头像
离谱#缅怀《开局地摊买大力》…… 回复 开心的小蛋2
2月前

。。。。。。6

用户头像
东雪莲的棺材铺
2月前
文章确实好,但是那个科西也是真生草(
4条评论
用户头像
古城先生
2月前

你就说写的对不对吧

用户头像
东雪莲的棺材铺 回复 古城先生
2月前

好像没说全正(划

用户头像
古城先生 回复 东雪莲的棺材铺
2月前

?平方了为什么还要正

用户头像
东雪莲的棺材铺 回复 古城先生
2月前

有道理,我又记错了(

用户头像
你是斐然詩。
2月前
我喜欢的文风。话说刚看到像是三角函数而又不是的东西的时候我就猜到周给陈写的是一个心形曲线了
哇哇哇不愧是杭高
用户头像
『אסף כוכבים』
2月前
我觉得写的好好啊,膜拜大佬30秒,,,
1条评论
用户头像
古城先生
2月前

嘶…转的,注释被bug吃掉了,可以退出去在主页看一下,bug修不来,在等大佬jj-shangxin

用户头像
古城先生
2月前
突然不知道哪来的信心感觉这篇能问鼎土木……(划掉)
啊不对,古城先生你清醒点,人家是镇坛之宝,还是原创,你这就一转载,没被删就不错了
但我真的码了好久…哭唧唧XD
用户头像
络合物#离阈
2月前

终于记住了!

科比…呃不是…哟西……不对不对,哟比不等式!谢谢佬aww()

用户头像
古城先生
1月前

有没有杭州的有缘同学手上有这本书的,我想买第二册,结果联系电话打不通jj-shangxin

如果有人觉得写的不错的话我说不定会再码一篇jj-bixin不要太期待,要码可能也得等暑假😅

1条评论
用户头像
lighten
1月前

非杭州,但好奇那一本

用户头像
小朋友——_——
1月前
我感觉我是这三个人的结合体欸,既有对数学的一腔热爱,又有对文字的浪漫情怀,还好高骛远,于是对语文和数学的课内玩世不恭,但当涉及到升学时又无比认真。
用户头像
Magic Is Trick!
7天前


所以,这个帖子为什么被顶起来???

Screenshot_20240709-162440.png

1条评论
用户头像
古城先生
7天前

别问,新文章码好了,我高兴就顶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