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freestyle

物理
时间的freestyle

用户头像
小梦(鹅1482225601) 更新于2024-4-27 15:42:20

$\huge{<<一日囚>>}$ 作者:柳文扬

摘自2002年第十一期《科幻世界》 CC协议?(辛辛苦苦打字没人看吗?!我觉得这篇科幻短篇小说写得挺好的呀?!)

1

B先生寄了,就在他搬进这座大楼不到二十四小时。

B先生是昨夜,不,准确地来说是今天凌晨零点搬进来的。那时夜雾弥漫,有两个黑衣男子陪着他,拎着三大只手提箱,敲开我值班室的门,要租一件不带任何家具的房子。这个要求有点奇怪,因为大多数人都想要有带家居的房间。

‘’请问你们要租多大的房间?‘’我打量着B的光头问。他戴着眼镜,苍白而又腼腆的脸上有种愁苦的模样。

一个黑衣男子说:‘’最小的单元就可以了。一间卧室,带厨房和洗手间。

‘’请原谅,三个人住这么小的房子是不是太挤了......‘’我说。

黑衣人面无表情,指了指B:‘’就他一个人住。‘’

‘’好吧,您想租多久?半年还是一年?‘’我问B。

B先生低声说:‘’一天......''

‘’什么?‘’我没听清楚。

黑衣人说:‘’租一个月吧。这是你们最短的租期?‘’

‘’对。‘’我拿出登记簿,让B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黑衣人付了一个月的租金,然后我带他们上电梯,到了16层楼的那个小套间。

B先生对客厅表示满意,但他抱怨房子的视野太狭窄了。黑衣男人们冷淡的沉默着把大箱子打开。里面竟装满了简易家具--折叠的帆布衣柜,充气床垫,还有一些换洗衣物。最后,B安顿下来,一个黑衣人看了看表,说:‘’8月18日了,现在是凌晨0点整。‘’

两个黑衣人走了。我对B说:‘’早点休息吧,希望您在这里住的愉快。‘’

他点头说:‘’是啊,愉快.......我不会打扰你们太久的。''

‘’您说什么?‘’

一瞬间,他眼睛里流露出虚弱和渴望,好像要说什么。我被吓住了。但他马上恢复了常态,也就是说,恢复了那种腼腆和愁苦的模样。

‘’麻烦你了。请让我休息吧。‘’他客气地把我送出门外。

这就是我记忆中的昨夜。

摸鱼时刻
摸鱼时刻
收起
28
23
共12条回复
时间正序
用户头像
小梦(鹅1482225601)
3月前

1.5

仅隔二十几个小时,B就寄在了房间里。他寄后形容枯槁,看上去老了很多。

那两个黑衣人穿过夜雾走进大楼,还带了一个医生模样的人。我现在还不懂,他们是如何预知B的寄讯的。当他们要我打开屋子的门,发现B了无生气的躺在客厅地面上时,他们一点也不惊讶。医生走过去,翻开B的眼皮,然后摸摸他的脖子,转身对两个黑衣人点了点头。

‘’他寄了。‘’

他们想抬起B先生的身体,我拦在门口:‘’等一下,我应该去报j。还有,我都没有发现他已经寄了,你们是如何知道的呢?‘’

一个黑衣人走了过来,低沉的说:‘’不必。‘’他拿出一份证件给我看,那是种让人无法怀疑其权威性的身份证明,我沉默了。

他们在房间里翻来翻去,把所有简易家具拆开,每一件衣服都抖开来看--我发现那些衣服都很旧,而且都是一模一样的套装。B在这里住了不满一天,难道还能在房子里藏些什么东西吗?最后,他们将屋中的一切装进大提箱,抬起B,消失在门外。

只剩我一个人站在四壁皆白,空空如也的房间里......









































用户头像
小梦(鹅1482225601)
3月前

2

对这个寄掉的人,我有种奇怪的感觉。我认识他仅有二十几个钟头,但却像是多年的老友似的。究其原因,大概是他每次见我都会表现出老友一般的熟络。

B先生真的很古怪。他的精力一定非常旺盛,单看外表是会被欺骗的,他苍白憔悴,仿佛弱不禁风,但是他整整一天频繁的出入于大楼门外,仅仅被我看见的就有十几次。他好像可以突然间出现在这里,又突然间出现在那里。

自从午夜安排好了房间,我第一次看见B先生竟然是在半分钟后。谁知道他是怎么样飞快的,神不知鬼不觉的下了楼,无声地站在我旁边。

我目瞪口呆地盯着他。他眼睛红红的,仿佛换了一个人,急切的问我:‘’现在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我莫名其妙的说。

''现在是几号,几点了?''他梦游一样问。

我几乎被他吓住,很快的回答:‘’8月18号凌晨.....0点过一分。您是什么时候下来的?''

他没有理睬我的问题,呆了呆,说:‘’哦,是这样.......谢谢你。''

他回去睡了。但早上三点钟,我竟然透过窗子看见他在楼外。他佝偻着身子,从雾气里慢慢的移动过来,苍白的脸像一盏昏灯。我赶忙出去,打开玻璃大门。他疲倦的走进来。

用户头像
小梦(鹅1482225601)
3月前

2.(2)

''您才安顿下来,不好好睡一觉吗?‘’我说,''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什么?''他愣了一下,然后说,‘’哦,我不累。我出去的时候,您没看到?‘’

我迟疑地说:‘’可是,楼门一直是关着的啊......''难道他是从16层楼的窗户爬下来的吗?

‘’是吗?''他微笑,‘’你记错了吧。我是从这里出去的。''

他的背影蹒跚着走进电梯,我锁好楼门,回到值班室打盹儿。

早晨七点半,他经过前厅,对我说:‘’早上好!''

''早上好!''我很惊讶,他只睡了这么一会儿,居然有精神出去散步。

奇怪的是,只过了几秒钟--至少是在我的印象里,只过了很短暂的时间--又看到他经过前厅向楼门外走去。他冲我打招呼,就像刚才没见过面似的:‘’早上好!''

我诧异地望着他,他走出了楼门。

大约一个小时后,他乘着一辆车停在楼外,慢慢从车上挪下来,疲惫不堪的走进大楼,也不理睬我,直接上了电梯。

B先生怎么了?我想得走了神,却又看到他微笑着从我的面前经过,道了一声:‘’辛苦!''就去按电梯的按钮。

我捧住头,使劲闭上眼又睁开。我在做梦吗?

我在前台上趴了一会,想养养精神。一抬头,就看到B愁苦地在大厅里走动着。我下意识地弹了起来!他对我笑笑:‘’我丢了件东西......''他茫然地说,‘’一定要找到,一定要找到.......''

‘您丢了什么?‘’我问他。

他摇摇头,走出了楼门。

1条评论
用户头像
小梦(鹅1482225601)
3月前

终于发出来了,谁知道我码了改了几次.....

用户头像
小梦(鹅1482225601)
3月前

2(2)

我跟着他走到门外,身后有只手拍了拍我的肩,真是把我吓的差一点跳起来!

原来是住在1608号的那位老婆婆,她非常神经质,而且,说起来她还是B先生的隔壁邻居。

‘’他叫什么?‘’她伸出一根瘦的像筷子的手指,远远指着B先生的背影。

‘’B,怎么啦?‘’我问。

老太太低声说:‘’他很怪!''

这我知道,但怎么跟她说呢?

她看见B消失在转角,把嘴凑在我耳边说:‘’刚才我听见他的房子里有人在哭!‘’

‘’哭?‘’我觉得她太敏感了。

‘’没错!我趴在门缝上听到了!‘’她忽然转向里面,脸上皱起惊恐的纹路。

B先生又从里面走出来了。

我也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客气的问了一句:‘’您丢的东西找到了吗?''

''什么?''他抬起头来,惊异地望着我,‘’什么东西?''

真是莫名其妙。

用户头像
小梦(鹅1482225601)
3月前

2(3)

他走出楼门。老太太拉着我跟出去,停在阳光下面,悄悄地说:‘’一个妖怪!‘’

B在远处上了车。我转过身,想着老太太的话,无意向上一瞥。

我看见十六楼上,B先生房间的窗内有个人影。我退远几步,用手遮住阳光重新分辨。没错,是他的房间。那个清瘦而衰颓的人影移到了窗帘后面。我吓出一身冷汗。

‘’您看见了?你看见了?‘’老太太激动的念着。

我扯着老太太,在她的身体状况允许的条件下尽快跑到管理室,拿上电棍,乘电梯上了16层,在B的门口站住。我们紧张的倾听着。

‘’B先生!您在里面吗?''我轻轻敲门,没有人应答。

老太太锐利的手指甲掐得我生疼。我拿出备用钥匙开了门,必须搞清楚。我手握电棍,走进宁静狭小的房间。

里面空荡荡的。

老太太干瘪的嘴唇哆嗦着:‘’他是个妖怪,他是幽灵.......''她惊慌地转动脑袋四处张望,好像这间屋子里真的有什么看不见的幽灵。

‘’我们快离开吧!''她使劲拉我的衣服。我也害怕了。

就是这样。我确实在今天一天里看到B先生十几次出入于楼门内外。而且,他的容貌像雾中的猫头鹰一般不可捉摸,一会苍老,一会儿又变得比较年轻。他的衣服也时新时旧。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幽灵的,但我拿不准B先生是什么。

用户头像
3月前

挺好,催更😀

用户头像
小梦(鹅1482225601)
3月前

3

快到中午的时候,B先生拿着一副纸牌走到前厅,要跟我玩一会。

我无法拒绝,他明显的苍老了,真奇怪。而且他眼睛下面有暗淡的黑晕,目光仿佛高烧的病人。

他向我展露出令人惊叹的牌技,就算我把牌洗得在彻底,他还是能记住每一张牌的位置。我更加相信他是个隐藏在现代城市里的巫师。

最后,他把牌丢在台子上,说:‘’这一点也不神秘,我不是什么魔法师。年轻人,去买一副偏光眼镜吧。这牌留给你。有些时候你会发现,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换一副眼镜就能看得清清楚楚。''

我真的托人去眼镜店帮我买了幅便宜的偏光眼镜,带上它在看那幅纸牌,原来每一张的背面都用特殊墨水做了标记。

这是B先生教我的一件最有趣的事,也许他另有用意,但我没有猜破。

吃过午饭,我发现他站在楼门口,呆望着对面的路灯。

‘’天气很好。''我小心地跟他打招呼。

‘’是啊,天气每次都是这样。我倒希望某一次看见下雨。‘’他更像是在喃喃自语,然后他奇怪地说,‘’你瞧那盏路灯。''

‘’路灯?’‘

’‘对,它一直在那儿吗?''

我仔细看了路灯,又看看他:‘’当然,它早就在那儿,一直在。‘’

‘’它........没有........没有被打破过?‘’他耳语似的问我,仿佛心怀恐惧。

‘’没有吧。‘’我摇摇头。这是拿不准的,附近的顽童很多,而我来这儿当管理员才两个月。

他问出一个令我浑身发冷的问题:‘’你看见过路灯碎片从地面上飞起来,自动地重新组合好吗?‘’

阳光灿烂,他的脸还是那么苍白。我的心像被看不见的冰冷的手狠狠捏住了。他看出我在害怕,就笑一笑进去了。

老实说,才认识一天就能让我这样害怕的人,B先生算头一个。

用户头像
3月前

我好像在脑洞X上面看过一篇名字一样的

1条评论
用户头像
小梦(鹅1482225601)
3月前

就是那篇,我摘抄的。

用户头像
小梦(鹅1482225601)
3月前

3(2)

我不敢再主动招呼他。下午我又看见他进进出出,来来去去。有时也跟我说话,但没有特别奇怪的事发生。

夜里,他就寄了。

两个黑衣人把B的身体和屋子里所有东西都搬走以后,我站在他的卧室里茫然四顾,雪白的墙壁,一尘不染的地板。黑衣人想在房间中搜寻什么?B先生难道真的在这里藏了东西吗?回忆着B的种种诡异之处,我感觉这房间把我的心牢牢吸引住了。这里留着他的灵魂,我荒唐的对自己说。

突然,在灵机一动之下,我从衣袋里取出那副偏光眼镜。戴上它后,我惊呆了。

老天啊,墙上写满了字。

毫无疑问,这是B先生特意留给我的,他成功地瞒过了那两个黑衣人。我把门从里面锁好,回到卧室激动的读着墙上的字。这儿写着一个让人惊异的故事。

9条评论
用户头像
Crazy
3月前

👍👍👍

用户头像
小梦(鹅1482225601) 回复 Crazy
3月前

Crazy佬建议我更≪魔戒≫吗?

用户头像
Crazy 回复 小梦(鹅1482225601)
3月前

Crazy 不是佬哦~魔戒可是很好看的著作👍

不过似乎转载要姐姐同意吧@质心小姐姐

用户头像
小梦(鹅1482225601) 回复 Crazy
3月前

那不是网络小说吗?

用户头像
回复 小梦(鹅1482225601)
3月前

佬说的魔戒是指环王还是什么同名的小说

用户头像
小梦(鹅1482225601) 回复
3月前

指环王

用户头像
古城先生 回复 小梦(鹅1482225601)
3月前
指环王是挺好的,就是有点费帖子,毕竟太长了
用户头像
小梦(鹅1482225601) 回复 古城先生
3月前

下等质心小姐姐好吧

用户头像
追风の人 回复 小梦(鹅1482225601)
3月前

要是质心小姐姐开放了名著转载权的话,我就更指环王前传霍比特人jj-huaji指环王我只看了电影,没有书(老版指环王的真的都是颜值巅峰,瑟爹yyds,新版找的什么演员)

用户头像
小梦(鹅1482225601)
3月前

4(1)

我写下这些,是因为我预感到自己快要寄了。我一直渴望对人说出自己的遭遇,但我不敢。现在,我用这种方法告诉你,世界不像你想得那么简单。

在墙上写字是因为:一,他们在最后会把所有能移动的东西拿走,留下的只有墙壁。二,用这么原始,简单和不可靠的办法才能骗过他们。你很聪明,理解了我对你所作的暗示。

我寄后没人能看到我的碑,让我自己来悼念自己吧:B,65岁,寄于长久的孤独和生命力枯竭。他是个zui人,然而又是个可怜的牺牲者。我在这个地方,在这一刻,被囚禁了十年。

十年。

噩梦是这样开始的,由于人类共同的弱点,我犯了zui,大zui。在我的世界里,在你还没有见到,无法想象的世界里,我得知自己将接受什么样的惩罚。

法官说:‘’你被处以一日无期徒xing--在有生之年,你将永远过着同一天,我们为你随机选择的那一天,2008年8月18日,你的一切生命活动都只限于这二十四小时之内,直到自然赋予你的生命结束。作为一种人道主义的优待,你可以在一座热闹的都市中服xing,但在服xing期间,你不能对你周围的人提起关于你和你所受的惩罚,否则,我们会将你转移到一个封闭的小空间内,在孤独中度过刑期。‘’

你理解吗?朋友,这是无止境的噩梦。

据说我是第一批被处以时间囚禁的zui人之一。他们还不能了解这一技术的全部内涵,我们算是实验品。

一开始,我对这xing罚的可怕之处还没有真正的体会。这是座繁华热闹的城市,处处充满生机。我住进自己的房间,对置身于开放的大世界里感到高兴,我透过玻璃窗观察下面的人群,不准备担忧以后的日子。

用户头像
小梦(鹅1482225601)
3月前

第一天--我这样子说是按照自己的习惯,其实我度过的十年,这三千六百多个日子,对你们来说都是同一天。第一天,我早早的起了床,打算出去散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我的邻居,1608的那位老太太--她真是个细心人--热情的问候我。

‘’您好!您是新搬来的邻居吗?‘’

我答道:‘’是的。很高兴认识您!‘’

‘’您从哪里来?‘’

我把早已编好的谎言对她说了一番。她最后说:‘’希望您在这儿住的愉快!‘’

在楼下我对你打了个招呼:‘’早上好!''你对我报以关心。

走到大街上,我在拐角处的报童手里买了一份报纸,先看了看日期2008年8月18日,头版的新闻很吸引人。我过马路,在对面的咖啡馆里要了早餐,巴西咖啡和烤面包。我看报纸,咖啡馆老板对我说:‘’我觉得您很面生。''

‘’对,我是刚刚搬来的。‘’我回答。

‘’喜欢我们这里么?‘’

‘’很好,大家都很友善,咖啡很香。‘’我向他微笑。

接下来我去公园散步,看场电影,吃午饭,在市政广场坐着喂鸽子,逗弄躺在婴儿车里的小孩。

吃过晚饭后,我在街道上漫步,直到疲倦才回家。我躺在床上睡觉,一觉醒来,仍然是2008年8月18日。

第二天(还是按照我的习惯说的),我在同一时刻出门。1608的老太太站在楼道里问:‘’您好!您是新搬来的邻居吗?‘’

我答道:‘’是的。很高兴认识您。‘’

‘’您从哪里来?‘’

这真有趣,我又一字不差的说了那番话。她最后说:‘’希望您在这儿住的愉快!‘’

我又在下面问候了你,在街拐角买了同一份报纸:2008年8月18日的早报,头版的新闻对我来说这早已是往事。我过马路,在对面的咖啡馆里要了早餐,还是巴西咖啡和烤面包。我看报纸,咖啡馆老板对我说:‘’我觉得您很面生。‘’

这一切都像钟摆一样准确。

我说出了跟昨天一模一样的回答。我感到自己好像一个无意间走进一部老电影里的客串者,我知道电影发生的一切,但其他角色对其一无所知。

公园,电影,午饭,鸽子,婴儿车里的小孩.......一模一样的场景,一模一样的事,唯一不同的只有我。不,唯一不同的只有我的心。我很清楚,在这个日子我已经是第二次度过。这感觉真怪,2008年8月18日,这一天是否像录音带一样永远保存在某处,保存在宇宙的一个神秘角落?而我则被施了咒语,一次次的进入这盘录像带,带着了解一切的心,却被迫重复着一成不变的情节。

在开始的几天里,我并不沮丧,也没有害怕。甚至还抱着一种优越感和好奇的兴趣,观察这发feng的世界。我按照固定的时间表过日子,我记熟了每个时刻,每个地点将遇到的人,以及他们将做的事情。我背诵着自己的台词,还在心里替对方念出他想说的话,我暗自对他说:‘’嘿,我知道你下一分钟要做什么。‘’

但我很快厌倦了。如果你觉得生活中的某个日子是快乐的,丰富多彩的,那只是因为他是唯一的,是转瞬即逝的。永不逝去的一天是可怕的一天,它会由新鲜变为陈旧,变为腐烂,变为恶毒。

我默默的服xing。第一个星期,我快乐;第二个星期,我累了;第三个星期,我愤怒;第四个星期,我想到寄;第五个星期,我知道自己将会发feng。

真不可思议,在同一个人身上,在同一天,竟可以承载这么多的眼泪,愤怒,挣扎,绝望和feng狂。我躲在房间里痛哭,用力咬着自己的手。时间囚禁之xing,无法打破。

是不能逃脱的监牢。

7条评论
用户头像
小梦(鹅1482225601)
3月前

由于一些特殊投诉,停更避避风头。

用户头像
用户头像
三等分的伊文斯 回复 小梦(鹅1482225601)
3月前

像这种中短篇科幻应该是可以的吧,一般来说只要不是特别长且毫无学习意义的姐姐还是会同意的。

用户头像
海林 回复 小梦(鹅1482225601)
3月前

催更催更!

用户头像
小梦(鹅1482225601) 回复 海林
3月前

最近怕是更不了了

用户头像
古城先生 回复 小梦(鹅1482225601)
3月前

氰癌的达瓦里氏,能把这篇科幻文鸽完吗?球球了

用户头像
小梦(鹅1482225601) 回复 古城先生
3月前

等期中过后好吧

用户头像
明智 回复 小梦(鹅1482225601)
1月前

快期末了zx-huangqiao1@2x

用户头像
保安大叔零
3月前
之前在银河奖集里面看到过,很有脑洞的文章,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