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竞赛轻小说:银色,遥远

生物
生物竞赛轻小说:银色,遥远

用户头像
璇朽 更新于2024-1-12 12:01:23

下降的线将再次升起。 ————戈特弗里德.威廉.莱布尼茨‘‘最后一个全才’’,这是一根螺旋线,纵使迂回曲折,也终会也最终向前延伸,无限地达到你所希冀的未来。

                  序

   ‘‘终于,能够相见’’,在剑桥大学的门前,我无数次期盼,无数次暗想着能够相遇的人出现在我的面前,他先是从背后出现,然后拍了拍我的腰,轻声而又温和地跟我说:‘‘你,终于来到了我的身边’’。我转过身,看着满是微笑的学长,又看向那错过了无数次青春最终达到的未来,但无论是学长还是未来,我都再也无法看见:我所苦苦追寻,究竟是什么,我现在所做的,究竟是什么。我再一次地希望:自己,能得到救赎,哪怕是片刻也好,即使得到的瞬间,我就会将其抛弃……

收起
27
25
共12条回复
时间正序
用户头像
璇朽
6月前

    第一章

  璇朽,意即生于美玉,而后腐朽衰败。

  初一的时候,一场重感冒夺走我的一切,味觉,嗅觉,记忆,只记得那是头昏脑胀,缺氧的窒息感充斥着我的头脑,想做些什么,但一切都无法改变,只记得病前自己在年段的排名二三十左右,病后接连着考试,复习,再考试,还是三十名。想要考到第一,但每当买了新的教辅,兴高采烈地打算开始做时,全身就会有一种乏力感,看着眼前的题目,却无法理解,或许是大脑皮层的V

区出现问题,使我无法看懂文字了吧,看着题目看了许久,却一点解题思路也没有,甚至过了许久,回看手表时,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努力也好,不努力也好,反正什么也不会改变的吧。我

这样想到……味觉,嗅觉,以及记忆的不断失去使得生活不曾有过起伏,无法感受他人所认为的快乐,仿佛含糖在嘴,却弃之无味。或许曾有人出现在我的身边,散发出微弱的星光,却仅仅是在他们的身边荡漾,不曾照亮我。"人们总是沉浸自己的生活,或是欢乐,或是悲伤,如果无法认同就无法靠近他人,如果靠近就会被同化,但这是错误的吧,我不会快乐,悲伤,也不会感受这样的生活,但即使是这样的我,也同样可以生活的吧,为了探求真理,为了寻找这样的我所能坚持的道路,无论未来如何",我这样地想到……

  初三的时候,我听说高中有学科竞赛,便选择了生物竞赛,买了陈阅增的《普通生物学》,但似乎,沉浸于此的我,离大家越来越疏远了

  病情逐渐恶化了,中考成绩公布,以一分只差分配到平行班,但我看着这个成绩,却无法有所触动,‘’如果是当初的我,肯定会为此而悲伤的吧‘我如是想到。

1条评论
用户头像
用户头像
见到我请不要理我且叫我死去学习
6月前

璇朽应该是美玉腐朽吧

用户头像
璇朽
6月前

 第二章

吾魂兮无求乎永生,竭尽兮人事之所能——品达

听说学校有组织生物竞赛,我便报名参加,‘’咦,报名的人有一个似乎是我的同学,名叫吴越‘’,虽然努力回想,但除了名字以后便没有任何印象,以后应该就会认识了吧。

第一次竞赛课是在星期日的晚上,在高二楼的走班教室,老师还没有来,大家都在讨论生物竞赛都学什么,我找到了一个没有人的位置便坐下,

一个女生似乎是来迟了,教室内便可以听到她匆忙的脚步声传来,是一个穿着白色卫衣的娇小女生,手里捧的是牛翠娟的《基础生态学》,她一步步地朝着我的位置走来,看着我,问道‘‘你是玳璇同学吧’’这是我的名字吗?原来我是叫玳璇吗?好久没有人叫过我的名字了吧,看向她,她的眼睛里似乎闪过一丝好奇,见我没有回答,她便再一次说道‘‘我是吴越,也是你的新同学,我之前因为生病,只有报名那天来到学校,希望你不要太介意’’她在我旁边空着的位置坐下,朝着《基础生态学》的方向看去,是捕食者——猎物模型,是一个简单而又有价值的模型,猎物方程为dN/dt=r1N-θPN,N和p分别为捕食和猎物者密度,r1为猎物种群增长率,θ即是平均每一捕食者捕食猎物的频率,N和P分别表示猎物和捕食者密度,两者决定捕食者与猎物的相遇频率,我轻轻拍了拍吴越同学"你已经学到生态学了吗?"她似乎有一些震惊,身体似乎颤动了一下,有些好奇地,以一种细腻地,温柔地,却可以明显分辨出来地声音说"我是从生态学开始学的,这个书的封面我十分地喜欢,是一条溪流在浓密的森林中蔓延,随着溪流的远去,似乎它是奔向一个明亮而又开阔的未来,我喜欢,也想要奔赴这样的生活,你说呢"是种重来没有听过的,表达方式啊,色彩也好,明亮也好,我从来也没有辨别过有什么区别,或许黑白与我,更是常见的色调吧,不自觉地,我陷入了沉思。"一般人都是从生化开始学的,生态由于占分较少,一直都是被忽略的存在",似乎这是一种教科书式的回答吧,肯定又要向以前一样,让每一个接近我的人,失望了吧,之后逐渐远离我,让我独自一人,早知道,就不应该跟她说这些了吧‘’我当然知道啊,但有趣即是正义啊!‘’出乎我的意料,我没有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丝毫的失望,而她,仍然是微笑着的。她或许是一个永远生活在光明之下的人吧,又或许是一个因为生活充满着压抑,想要将自己对那微薄的生命的热爱展现的淋漓尽致的人吧。但,似乎这与我无关吧,毕竟,我是无法感受情绪的人,毕竟,真理无关乎人生,无关乎情绪和表达,仅仅存在于对真理的探寻和发现之中,至于生活如何,于我而言是无关的吧。她仍然是笑眯眯地望着我,‘‘那你现在学到哪里了呢?’’‘‘我嘛,现在学到刘祖洞的《遗传学》’’,‘‘有趣吗?有趣的话我也想看’’‘‘或许你会对伴性遗传的基因频率的齐次化处理感兴趣吧’’我思忖了片刻,这么回答道,似乎没有那么僵硬了。‘‘那你以后一定要教教我啊’’她还是那样无邪的笑着。我将头别过去,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她,就这样,我和她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状态……

第一节竞赛课上,老师为我们介绍了生物竞赛的各种学习内容,以及前景,第一节课,便于此结束了。

放学后,我和她不约而同的,走向了回往班级的同一条道路,她原是走在我的前面的,后来,在楼道的转角处停下来,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我说‘‘你知道我最喜欢的季节是什么吗?是冬天,我喜欢冬天,喜欢冬天冰凉的气温,只有它,才能让我真正地感受到我的存在是真实的,我所接触的一切,都真实地存在着的,不是莱布尼茨的单子论,也不是柏拉图的理式’’说完,她便离开了。

那夜,本是萧瑟的冬越发地冷涩, 四季吗?正如人的情感如四季一般不断变化,她喜欢的冬天,使她感受生命,而在一个个消失的冬天,一个个消失的四季,学习,追寻真理,而复学习,在一次次地循环中,我的生命又是以什么样的形式而存在的呢,或许探寻这一切于我无关,又或许这一切不属于我吧。

用户头像
璇朽
6月前

第三章

‘‘你喜欢阅读小说吗?,或许人生只有一次,但当你阅读小说的时候,你可以在各种各样的角色中徜徉,体会不同于现实的多姿多彩的人生,无数的人陶醉于其中,无法自拔’’

我从同学的口中,得知吴越因为生病的原因申请了图书馆自习,平时在班上是没有办法看见她的。或许我和她再也不会有交集了吧,似乎已经半个月没有见到她了,那么,‘‘就去图书馆看望下她吧’’一种不明朗的情感出现在我的脑海中,这样一个热爱生命的人怎么能让她从我的记忆中消失呢?

图书馆建在行政楼的三层,因为设施不齐全的原因直到开学前在得以开放。从东侧的楼梯向上走去,藏匿于其中的它却异常的气派,图书馆有三层,第一层是藏书和办理手续的地方,第二层主要是自习,第三层我从来没有去过。吴越同学似乎是在第二层自习吧。在一个靠窗的座位,我看到了她。她似乎睡着了,娇小的身躯随着均匀的呼吸声微弱地颤动着,桌上摆放着的是加缪的《局外人》,我坐她的旁边,看起尚玉昌的《动物行为学》。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似乎醒来了,她睡眼朦胧地看向我,她以那依旧温和,但略显疲惫地声音说道‘玳璇同学,你终于来了吗?你听说过西西弗神话吗?西西弗因为触犯众神而被罚将巨石从山下推往山顶,但每次当巨石即将推达山顶时,它又会跌落至山下,但西西弗每次都不会放弃,而是一次次地重新来过,坚持着认为自己终将取得胜利,加缪认为,西西弗是幸福的,我呢,想成为一个向西西弗一样不畏困难的人啊,你认为如何呢?’,说着说着,她的声音变得颤抖,望向她,她的眼睛红肿,似乎马上就要留下眼泪,原来吴越同学之所以睡去,是因为长时间的阅读,而过分疲劳了吗?我是否要选择安慰她呢?无论真相是什么,无论吴越同学听完我的话后会变得如何,似乎都与我无关,但是,她是唯一一个令我牵挂的人,我想要告诉她,‘‘很抱歉,但是你错了,西西弗并不是不畏惧困难,你认为困难是什么呢?是那巨石,还是一次次地认为自己将要成功却落得巨石跌落,自己将要重新再来所带来的折磨呢?诸神惩罚西西弗,是想要让西西弗体会渴望成功却不得的痛苦,但他们没想到的是,身为凡人的西西弗并不是不畏惧困难,而是他眼中并没有困难,他只有成功一词,这,便是西西弗所创造的神话啊’’刚刚还是哭丧着脸的吴越同学此时突然笑起来,捂着她的肚子说‘玳璇同学,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啊,但是啊,像我一样这么热爱生命的人,困难是阻挡不了我学习生竞的乐趣的啊,有趣即正义’说完,她将手指指向窗外,此刻正值日落时刻,日的渲染使得天地间一片的通红,‘’我啊,对生命的热爱,就像这片红色般热烈,不尽不竭‘’,她迎着笑意用手指着我的头说,用似乎是命令一般,但因为她那娇小的身躯而显得温柔无力的声音说‘’我认命你,玳璇,为我的朋友,从此你便要和我共同分享喜乐忧愁。‘’于我而言,无论是令我牵挂的此刻的少女吴越,或者是其他不认识的人,对我来讲都是同等的地位吧,那朋友又算什么呢?即使是朋友又会是怎样呢?既然不知道,那我就试着去探求吧,‘我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我同意了。’’

我们谈起自己理想的大学,她说要通过生物竞赛保送北大,而我选择去剑桥大学学习物理,她兴奋地说‘‘让我们一起为此而加油吧!’’

夜晚回宿舍时,路灯的光将我和她的影子交叠在一起,在背影的拉长下,我和她告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用户头像
璇朽
6月前

第四章

‘’现代美学认为,当出游异地时,发现的美不同于日常而富有新意,当藏于你身边的美你却无法发掘,因为每当看见那些景色时,你总会不自觉地将其联系到自己寻常而又普通的经历,因此而忽视那些美。‘’无法感受美的我,却肆意地发表着这些理论。

只那以后,便再也没有看见过吴越同学了,一天早上,在桌上看见一封信,打开以后才知道是她的,信是手写的,上面写道:‘‘我去生竞培训了,追寻我热爱的生竞了,愿我们联赛相见。(其实我早知道你生病的事了,我初中的时候就在关注你了,祝你早日康复!)’’,跟着的,署名:吴越二字。或许她,是唯一一个不应该以这种方式离开我的人吧,因为永远无法切身处地地理解生命的我永远也不会认可她的想法吧,明明她想要使这样的我成为她的朋友,她却选择使我忘记她,是为了让我追寻自己的理想,或是为了什么其它的原因吗?明明知道如果她消失了,我根本不会在意她,为什么还要这么做?。自那场病以后就干涩的眼再一次溢出了泪,流到嘴里,却尝不出它的味道。

是2022的冬 ,疫情再一次来临,我再一次病倒,而她,在我的记忆中,逐渐淡忘了,只记得同年段有一个生竞的天才少女,名叫吴越,是我的同班同学。

2023年春,为了准备剑桥大学的考试,机缘巧合下我认识了一名剑桥大学的学长,当时他在准备国内的升学问题,我想要帮助他,想要借此探求自己所追求的真理,他说,我这样的人能够和他并肩而行真好啊。但我,却记得,好像曾经也有一个人,跟我也这么热情,我却记不起她。

用户头像
璇朽
6月前

  5月13号那天,是生物联赛的前一天,与我同去还有几个同年段的人,听说还有几个高一的自行前往了,其中有一个名叫吴越的是我的同班同学,但却没有接触过,只听说她在联考的排名可以进福建省队。

  我们的联赛地点在福建师范大学,领了准考证老师便和我们合影,同行的同学说还有几个人没有来,但老师迟迟联系不到他们,只好作罢。

  5月14号,联赛开始,监考老师将考卷发下来,看着生物联赛的卷子,似乎是考完之后,这一切就结束了吗?我是为此而奋斗了整个高一吗?我现在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我究竟在做什么?是为了追寻真理才来到这里的吧,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才努力提升自己的吧。原来是这样啊,可是这么做对我有什么好处呢?好处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不知道,自己很浮躁,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吗?想不起来。

5条评论
用户头像
用户头像
Questioner
6月前

?????

你也是福建的jj-zhenjing

用户头像
璇朽 回复 Questioner
6月前

宁德的呀

用户头像
用户头像
Questioner 回复 璇朽
6月前

!!!

你跟绿绿一个市诶

用户头像
璇朽 回复 Questioner
6月前

对的呀(๑>؂<๑)

用户头像
第9339位勇士 回复 Questioner
6月前

我也是福建的。but我转到了山东。!!

用户头像
璇朽
6月前

  出考场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彻底考砸了。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气喘吁吁的,熟悉的声音喊住了我‘‘玳璇,你好啊,我是吴越,好久不见。’’

回过身去,眼前是一个穿着白色卫衣的娇小女生,眼镜的佩戴反而有一种反差的可爱,手上拿着的是牛翠娟的《基础生态学》,裤子似乎是我学校的校裤,望向她的眼睛,我怀疑地问道:‘你是那个天才少女吴越吗?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用户头像
璇朽
6月前

  她跳向我,奋力将我扑倒,:‘‘我是你的同学吴越啊,虽然你可能因为生病不认识了我,但你要知道,我(๑>؂<๑)你啊!最(๑>؂<๑)你了’’,原来这个叫吴越的女生(๑>؂<๑)我吗?但是如果是我的话,是他人无法接触的存在吧,如果知道我无法感受冷暖的话,恐怕就不会喜欢上我了吧,于是我说:‘‘很抱歉,但你可以说明喜欢我的理由吗?’’‘‘当然是因为我想要让你感受生命啊,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又会孤身一人了吧,之前暂时离开你,只是因为这样的我才有了能力。’’听完她的话,我的内心传来一阵刺痛,原来,我是认识这名名叫吴越的女生吗?依稀记起,图书管前,生竞教室前的交谈,似乎,逐渐想起来了……

   回程的路上,她坐在我的旁边,看着我,无言,是那个熟悉的笑容,一直陪伴着我吗?我想要触摸她,却无法迈动身体……

用户头像
璇朽
6月前

尾声

   吴越不出意外的进了省队,进入了国家集训队,并选择了北大的生命科学院,我选择去了剑桥大学,在分别时的机场,她紧紧抱住了我:‘‘我愿意等你,永远’’或许我会再一次将她忘记,当螺旋线弯曲向前,无论跨越多长,终会相见

    ps:有人看的话会出后记的啊

用户头像
归零のπ
6月前

厉害厉害jj-zhenjing但是太短了啊啊啊啊啊,可以考虑详写一下吗jj-dalao

看着玳璇总想到@玳上熯 jj-chengbikong

3条评论
用户头像
璇朽
6月前

谢谢啊,因为学校有课所以只能写短篇了,以后可能会补完一些后记之类的吧,叫玳璇确实是受到启发了啊(。>ㅿ<。)

用户头像
归零のπ 回复 璇朽
6月前

是熯姐的启发?

用户头像
璇朽 回复 归零のπ
6月前

对的啊(不知道怎么打出那个字啊)

用户头像
璇朽
6月前

想要交流美学或者哲学的可以:1179737716进行交流,意外的没什么人看呀,还想要获得更多评价的说

用户头像
fiaba
6月前

啊,写的很好啊,要是能长篇更好啦(无端)

很棒的,但放在生物区确实是人很少的,你可以在物理区重发试试

mol佬jj-dalao

1条评论
用户头像
璇朽
6月前

谢谢你啊我去试试看

用户头像
格兰芬多的喵喵
6月前
写的非常好!!!!!!!还得是有生物相关知识的人才能写得好生物小说啊~加油加油!
1条评论
用户头像
璇朽
6月前

谢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