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说】《信殇》

物理
【微型小说】《信殇》

用户头像
更新于2024-2-15 01:40:00

(小短篇,打发打发时间就好jj-shangxin

寂寞的黄土高原。

随母一行来到此地,母亲去拜访亲戚,怕我在家无事可做,便安排我在家门前植几株小苗。

刚植完前两棵,第三个坑挖了一尺余,便碰着个坚硬的物体。我正埋怨着运气真背,准备将坑填上。可定睛一看,那东西颜色并不像块石头,且上方极平整。我便将它挖出,这竟是一个木盒!

我将它拿回家,拭净,木盒便焕发出朱红的色泽。以及盒侧精美的图雕,无不散发着古老的气息。

我欣喜若狂,这难道是一件文物?盒中是否有价值连城的宝藏?

我把它拿到我的房间,怀揣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轻轻地,打开了木盒。

可映入眼帘的,竟只是几张泛黄的纸,纸上写满了绵绵密密的楷书。这字苍劲而流畅,像是一位才子所写。尽管有些字迹已随岁月漫漶,可依然能看出这是几封用古文写的信。

我一时来了兴趣,靠着仅存的一点古文功底,将第一封信翻译了出来。


冲之吾兄:

近来可好?抱歉已数月没有写信给你,分别的这几个月,我一直在继续圆的周长和直径关系的研究。可喜的是,研究有了新进展,我终于找到了更精确的方法,只是尚未计算成功,还需要一些时间。

可是就在前几天,我听到了我妻子去世的消息,她自杀了。悲痛之余,我想,这对她也是一种解脱吧。

最后,再说一句,我家正在闹鬼。

段奕


读罢,我惊讶不已,冲之?这不是那位名扬千古的数学家吗?而且根据信的内容,应该就是写给那位伟大的数学家的。如此看来,这些信可能已尘封了千年之久。而我在网络上,却没有找到这位名讳段奕的祖先。也许,是被历史的风尘所掩埋了吧。

但我的好奇心已被彻底勾起,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第二张信纸。然而,这第二封信的字迹却有些凌乱,甚至有些字毫无章法。我凝神注视,竟觉那字好像狂乱的飞舞着,跳动着。这是一种烦躁,甚至可以说是狂躁不安。同一个人的字迹,为何差距如此之大?我沉下心,逐字逐句的翻译起来。


冲之吾兄:

你在信中问我是否打算续弦,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你知道我和月裳是如此深爱着彼此,也知道我从没找过小妾。纵使她离去了,也丝毫不会减少我对她的爱恋。我只想继续做一介山人罢了。

另外,我的研究可能无法进行下去了。每当我画出那些图形,我都会想起月裳的脸,便不自觉开始画她的像,所以一直难以开始计算。还有,我家的鬼正在偷我的稿纸,我每日都会发现稿纸少了几张。即使我将它们收起藏好,也无济于事。

这样过不了多久,我的研究就要消失了。所以我将我的一些稿纸寄给你,请一定帮我完成研究,万分感谢。

段奕


读完两封信,不知不觉间已到黄昏。母亲喊我去吃晚饭。我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随后将木盒藏好,打算夜晚再偷偷读完。抬眼,见残阳映着破碎的大地,世界像一座诧寂无语的孤冢。我隐约感受到,这信中沉睡着一份凄然的真情,任流年浸染,依然鲜活如初。

夜已深,残月孤星下,我打开了第三封信。


冲之吾兄:

谢谢你的慰问,不过,我并不打算离开这里,因为这里有我和她的故事。

不知是否对你讲过,那年她还是个小丫鬟,我的父母不允许我们结婚,于是我只好决定带着她逃到深山中。我们用带着的钱财买来种子和家畜。搭起木屋,勉强维持生活。

但我们都无比的快乐,白日砍柴种地,夜晚便一起研究算数。月裳啊,她真是个绝代佳人。我教会她识字和算数,谁知才几天,她的计算速度便超越了我。我们在欢声笑语中比拼算数,一同探索未知的方法。我还向她许诺,我一定会用算术为国家和后世做出一番贡献。

那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我不能离开这儿,不然她的灵魂会找不到回家的路的。

我家的鬼愈加猖狂了,剩余的稿子已经快消失殆尽了。家中的那些牲畜也莫名失踪了,只留下一滩难闻的血。呵呵,这是我的报应,报应。

段奕


暗淡的天幕下,寒光闪烁。月儿的清光洒在信纸上,那些字迹闪映着惨绿的磷花。我不敢再看下去了,怕我猝然的目光,惊飞了那些已经苏醒的过往。

少顷,我终究控制不住手指,轻轻地,拨开了最后一封信。


冲之吾兄:

你说你已经完成了圆周率更精确的计算,让我放心。万分感谢,我的愿望终于了却了。这应该会对后世有所帮助。不过请你以你自己的名义告诉世人,千万不要提起我。我已是个被鬼魂缠身的将死之人,不愿再承蒙这名誉。

我家的稿纸只剩最后一张了,那是我和月裳曾经一起计算的稿纸,上面有她娟秀的笔迹,不知鬼为何迟迟未将它偷走。我将它放在枕边,在虚幻的梦影中,我又看到了月裳。

当时宋军被我们打败,逃跑时竟躲到了我和月裳的山里。我正从山上砍柴回来,便看见他们进了木屋。我只好躲在树后,悄悄观察着。我隐约听见刀枪碰撞的声音,还有呼喊的声音。我的双手愤怒的紧攥着,拿起斧头就准备冲出去拼命。可转身的那一刻,我犹豫了,即使我冲出去,也不可能对抗那么多士兵,最后只能和她一起长眠在这深山中。我的身体又定住了,我想到了报效祖国的诺言,想到了曾经段家的荣耀,我要完成我的研究,我还不能就这样结束我的生命。我躲了起来,一直,一直,到他们离去。我看见月裳往我的方向望了一眼,那目光,是在责备我吗?不,她从没有责怪过我。那是痛苦,还是无奈?可是,我永远也捉摸不透。

天啊!她回来了,就在我的身前,还是那样的目光。她终于来了,白皙的手抚过我的额头,她依然是那样美丽动人。是的,是啊,她来带我走了,我终于又能和她在一起了,呵呵呵——


署名的地方,只一团暗红的污迹。


摸鱼时刻
摸鱼时刻
收起
34
10
共2条回复
时间正序
用户头像
某科学的六方晶胞
12月前

看了开头还以为是现实主义

刚想发泪目

再往下一看

我:?

3条评论
用户头像
12月前

也许发烧的时候总能想出什么新奇的故事zx-caizixing1@2x

用户头像
某科学的六方晶胞 回复
12月前

大家都阳了吗

祝好

用户头像
回复
8月前

大佬,文笔真好,顶顶

用户头像
cabbage.
6月前

维克特利【日常巡场】

顶起来!

希望质选!@质心小姐姐

-----

你的问题,我会尽力给予答案~

1条评论
用户头像
6月前

别吧😷,这可不能质选,等以后我发的学术帖再考虑😀